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一棵白菜的三百公里进城路图

  01.13时43分,在沿途的加油站吴国财给车辆加油。这次往返共用去570元的柴油。

  02.13时47分,胡海艳给“菜拉子”刘二哥打电话,告诉对方他们快到了。

  03.14时54分,第二家的白菜同样没有吸引住他俩的眼球。

  04.17时25分,当天装车返程的计划落空,在回县城住店的路上,吴国财有些无奈。

  05.17日8时59分,夫妻俩离开旅店,继续寻找菜源。

  06.12时25分,夫妻俩在装卸工李彩凤家吃面条。

  07.13时24分,装卸工将白菜装进货车车厢。

  08.13时38分,夫妻俩封好车,准备去检斤。

  09.17时11分,吴国财在电话里和当年的战友聊天,顺利返程的夫妻俩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10.17时16分,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11.19时11分,在高速东陵站出口处,交通人员对开通绿色通道的蔬菜运输车进行检查。

  12.20时07分,胡海艳给吴国财倒洗脚水,让他解解乏。

  13.18日7时24分,市民们购买昨晚刚刚运回来的白菜。

  14.一棵白菜跑了三百公里进入市场,最后走上餐桌,这期间有着他俩太多的艰辛。

  -活着·影像志-致力于暗中关注那些城市边缘人,彰显他们身上难以觉察的来自生命本身的偾张之力。在这个-竞次逻辑-主导的时代,也许他们的生老病死无足轻重亦或转瞬即逝。但是,总有一些亘古不变的东西:比如人性、比如尊严、比如温暖、比如沉默、比如坚忍、比如沧桑……隐藏在众生颦笑之间。

  1月18日清晨,在沈阳彩塔早市内,吴国财和胡海艳夫妻俩打开货厢门,开始销售白菜,很多买菜者围拢过来挑选,购买者注重的是白菜品相和口感。没人知道就在数小时前,这些白菜还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冷棚里;也没人知道在这些白菜进城的路上,他们夫妻俩付出的艰辛。

  1月16日9时32分,从早市回来的吴国财和胡海艳忙碌着,夫妻俩将车上剩余的二三百斤白菜搬进租住的房屋内。夫妻俩换上只有上菜时才能穿的体面衣服,坐上和他俩相伴好几年的货车,赶往他们的上菜地——吉林省梨树县。

  吉林省梨树县是东北有名的“蔬菜之乡”,当地人更愿意称这里是蔬菜基地。县里的各个乡镇都有蔬菜瓜果种植,首茬作物主要是西瓜、香瓜、土豆、豆角等,第二茬菜则主要是大白菜,还有部分萝卜、胡萝卜等。眼下这个时间,正是冷棚和窖藏白菜陆续上市的时候。

  吴国财没有选择高速,而是从S105公路赶往梨树县。这条路几经回转途经铁岭、调兵山、昌图、开原等四五个县市,单程距离将近300公里。吴国财在哪个路口换道都熟记于心。“为了省点钱呀!要是走高速,菜的成本就会跟着增加不少,走便道就得注意违章拍照,拍一个就赔了。”吴国财说。货车在公路上前行,发动机的声响淹没了收音机里的音乐,就连他们夫妻俩交流都得喊着说。

  夫妻俩并不在乎路途远近,只要菜的品质好就行。这些年,在菜市场的很多回头客都是因为他俩卖的菜好吃,只认他家卖的白菜。在路上,最让他俩愁的是车内的暖风不好用,吴国财出门前特意换上了厚棉裤和棉鞋,还是被冻得难受。吴国财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不时地擦着车玻璃上的冰霜,防止冻得太厚看不到后视镜。胡海艳冻得实在受不了,跑到吴国财身后的铺位上,将用于蔬菜防寒的被子捂到了腿上。

  现在,他俩都盼着快点到地方,因为天黑了白菜的品相和颜色就无法看准,一旦走眼了就意味着接下来的零售会很困难。一路上,夫妻俩没有刻意地停车休息,实在饿了就让路边的小贩送上来几穗苞米,边吃边赶路。

  经过4个小时的路途,他俩赶到了梨树县的收菜地。夫妻俩跟着“菜拉子”刘二哥辗转看了两三家的冷棚存储菜,都没能让胡海艳满意。眼看着太阳西斜,胡海艳显得有些焦急,也对刘二哥的菜源有些不满。看到最后一家时,太阳已经毫不留恋地钻到了一排排冷棚的后面,冷蓝色天空中仅存的一抹红光也显得毫无力气。夫妻俩此刻也没有了好心情,连夜返程的计划泡汤了,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回县城找个旅店过夜。路上两个人都不说话,货车在颠簸的村路上爬行,驾驶室里混杂着发动机和他俩没心思听进去的音乐声。

  1月17日一早,两个人离开小旅店继续看菜源。尽管不太顺利,但还是得找“菜拉子”刘二哥,毕竟他在这一片掌握的资源更多一些。“就在几天前,这里的菜还都是绿绿的呢,怎么这几天就变得这样烂糟糟的,价格还涨了这么多,回去不好卖呀!”胡海艳说。接下来的几家白菜不是“烧包”就是大棵菜,这些菜与胡海艳想要的小棵绿帮菜相差甚远。临近中午,好不容易看上了一家的菜,对方却嫌他俩要货太少不爱出售,心急的胡海艳干脆坐到了车上平静一下心情。“实在不行咱俩就放空车回去吧,这里的菜都没看中,再说这价太高了。”胡海艳对吴国财说。

  一旁的“菜拉子”刘二哥也抽着闷烟,似乎没有太好的办法。时至中午,就在大家郁闷的时候,村里的装卸工李彩凤和丈夫等几个人走下面包车。这让刘二哥看到了希望,赶紧询问是给谁家装菜去了,得知有价信息的刘二哥就像获得了“救命稻草”,脸上立刻有了光彩。

  一看即成的菜源让几个人的心情都好了很多,他们和几位装卸工一起在李彩凤家吃了口面条,便忙着再次返回牛家村的唐忠江家装菜。冷棚里,酒过三巡的唐忠江吹嘘着自己的菜品多好多好,多拉都不卖等话语。一旁的吴国财和胡海艳则忙着观察装车过程中的白菜品相,不时随声附和几句。最后一棵白菜装上车,看看时间已经是14时41分。他们夫妻俩也终于舒了一口气,毕竟没有放空车回去,真要是那样会直接损失六七百元。

  夜色中,满载白菜的货车在高速上前行。“下次不来这里了,菜价涨得太多了,这车菜比上一车多花了一千多块,平均一斤涨了一毛多,回去卖价还不能涨,有点合不上了。”胡海艳说。一旁开车的吴国财劝慰着妻子不要上火,做生意就是这样变幻莫测的。随着沈阳越来越近,他俩都感觉到了疲惫。胡海艳催促着吴国财喝口功能饮料省得犯困。

  在租住房门口停好车,吴国财第一时间躺在租住房里的床上。这时,妻子给他打来热水。“泡泡脚,赶紧睡觉,明天一早还得上早市呢……”看看时钟正好是20时07分。沈阳晚报、沈阳网主任记者孙海 摄/文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