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棒棰岛国宾馆得名于毛主席手书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作为新中国首批建成的国宾馆之一,棒棰岛国宾馆(曾用名东山宾馆)因为面朝大海,而显得风景不同。这片与北京钓鱼台国宾馆、南京东郊宾馆和杭州西子宾馆一起,被誉为“四大国宾馆”的老建筑群,历经50多年风雨洗礼后愈久弥新。而其中,众多政要与名人留下的文化符号,更为这片老建筑群落增添了几分谈资与神秘色彩。

  为迎毛主席东山村建起国宾馆

  1958年“大跃进”期间,大连市委、市政府接到一项重要任务。中央有关同志透露,毛泽东同志要到大连这座从苏军手中接管过来的城市视察工作,可能会住上一段时间,并在这里召开一系列会议,包括一次重要的政治局会议。

  这项任务在当时可真是不太轻松。因为大连是一座曾被日本统治近半个世纪的城市,新中国成立后依然有其残留势力。日本战败投降后,国民党也多次派人,想将自己的势力渗透进这座自由港。所以,如何保证毛主席一行的安全,可是容不得半点忽视。于是,专门为毛主席修建一座隐蔽、安全,而又风光宜人的下榻之所,就成了时任大连市领导必须尽快完成的工作。

  据当年史料记载,最初的宾馆选址主要有4个备选方案,分别是:东山村、老虎滩、石槽与夏家河子。经过几番讨论,东山村最终成为首选。原因是,这里三面环山,只有一条狭长的山谷通往渔村,方便开展安保工作。一面环海的东山村不仅景色迷人,而且还有一大片平缓的沙滩,可供宾客们游泳使用。

  方案敲定后,东北局立即调集东北地区最好的建筑设计人员,由东北设计院与大连设计院共同完成设计工作。整个建筑群由一座大楼、7座小楼以及俱乐部、游泳池等辅助设施组成,其中专门为迎接主席下榻而建的1号楼,不仅有特殊的安保设计,而且为在风格上适合主席的审美,设计组还在毛岸青的夫人邵华女士带领下参观了毛主席在中南海的起居室。后考虑到1号楼这个名称不利于保密与安全监管,就改名为“5号楼”。

  设计方案批准后,1959年下半年开始动工修建。 1960年10月,一个当时东北地区最高档的宾馆便建设完工了,被定名为“东山宾馆”。但宾馆建成后不久,天气预报显示有一场较大的台风会在大连登陆。毛主席便没能入住东山宾馆,会议改在别处召开。

  “文革”期间曾三迎周总理

  专门为毛主席修建的宾馆,却始终没能迎来主席一行。不过,这里却留下了“三迎总理”的一段传奇。周恩来总理一生曾8次来到大连,而最后的3次,全都下榻在东山宾馆。

  今天的国宾馆已成为向游客开放的国家4A级风景区,但景区中仍然保留着一些“游客勿入”的禁区,比如那座为毛主席而建的5号楼。经过景区工作人员沟通,记者才得以顺利进入。这栋别墅之所以会成为禁区,那是因为它曾接待过多位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并且至今仍在继续使用。

  在这栋别墅的一楼东侧,有一间客房曾3次接待过周恩来总理,如今依然保持着当年的原貌:一间宽敞的卧室里,只摆放着一张双人床和一个沙发。周总理3次下榻都处于“文革”期间。虽名为休养,实际上也要日理万机。据当时的宾馆服务员们回忆,在东山宾馆期间,总理几乎每天都要会见大量客人,其中甚至还有西哈努克亲王这样的“重量级”外宾。

  周总理最后一次离开东山宾馆,是1973年8月1日,那天的告别场面,有些异乎寻常的伤感。在宾馆的楼门口,周总理和送行的同志一一握手,劝阻大家不要再送了,总理说:“就在这里告别吧。你们一定不要到机场送我,不要耽误工作,不要浪费汽油。 ”那次告别时周总理表示以后还要再来,但回到北京后,总理的健康每况愈下,再也没来大连。

  叶帅诗作促宾馆改名“棒棰岛”

  1977年,建成使用了17年的东山宾馆突然改名为棒棰岛国宾馆。宾馆为何改名?这和另一位共和国政要叶剑英元帅有很大关系。

  1965年8月,时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的叶剑英元帅到大连视察军事工作,下榻东山宾馆。当时的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心怀忧国忧民情绪的叶帅,站在东山宾馆的海滩上,遥望远处海面诗兴大发,写下那首曾经盛传一时的名诗:《远望》——“忧患元元忆逝翁,红旗缥缈没遥空。昏鸦三匝迷枯树,回雁兼程溯旧踪。赤道雕弓能射虎,椰林匕首敢屠龙。景升父子皆豚犬,旋转还凭革命功。 ”叶剑英吟成这首诗后,写在一张纸条上交给董必武,该诗后发表在1965年10月16日《光明日报》上。

  这首诗作的内容,主要是针对当时的国际形势有感而发,意指当时苏联的领导人已经背离了马克思列宁的遗志,如同东汉末年的刘表、刘琮一样无能。诗中认为世界革命的希望,在于当时的非洲“赤道雕弓”,即诸如毛主席表态支持的刚果(利)武装斗争,还有“椰林匕首”,即越南的抗美救国战争等。

  叶帅这首诗引起了毛主席的特别重视。他反复玩味欣赏还介绍给子女品读,并为其改动了诗名(这首诗原名为《望远》)。 1965年12月底毛主席72岁寿辰之际,毛岸青和邵华前往祝寿。毛泽东应儿子儿媳之请,挥毫亲笔背录此诗相赠,并加标了写作地点“在大连,棒棰岛”。后毛岸青和邵华特将主席录写的此诗原件送给叶帅,叶帅则将原件裱糊起来留作纪念。

  1977年4月6日,《人民日报》整个一版,发表了毛主席手书《远望》的影印件,这首诗风靡了大江南北,而“大连棒棰岛”的名字也随之举国皆知。

  时任东山宾馆的领导便迅速将宾馆更名为棒棰岛宾馆,“棒棰岛”三个字使用的正是毛主席的手书。这座专门为主席而建的国宾馆,虽没迎来主席,但名字却用上了主席的手书,也算是弥补了那份缺憾吧!

  9号楼出傅抱石墨宝身价达八百余万人民币

  52岁的棒棰岛宾馆,见证了半个世纪以来许多重要的历史事件,作为全国唯一一座依山傍海的国宾馆,它先后接待过刘少奇、朱德、邓小平、华国锋、胡耀邦、江泽民、李鹏等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还接待过金日成、胡志明、西哈努克亲王、李光耀、叶利钦、施罗德等多位外国政要。1965年9月,李宗仁、郭德洁、程思远一行来大连视察访问时,也下榻在棒棰岛国宾馆。

  据宾馆工作人员介绍,这些领导人与政要主要居住在5号楼。而除了5号楼之外,宾馆里还有一座传奇小楼——9号楼。这里接待的主要是文化界名流。郭沫若、廖承志都曾是9号楼里的居客,而著名作家丁玲更是三度下榻9号楼。除此之外,关山月、叶浅予、华君武、汪曾褀、丁聪、沈柔坚等大师,也都在9号楼里留下了一段段难忘的故事。

  如今,棒棰岛国宾馆里还挂着刘海粟先生的一幅画作《五棵松》,这正是刘海粟当年在9号楼里居住时留下的墨宝。

  2011年春季,北京的一次拍卖会上,傅抱石先生画作《棒棰岛景象》最终以862.5万元成交,而这幅名画,就是傅抱石先生当年在9号楼里画出来的。这也是迄今为止,大连题材画作中价格最高的一幅。

  傅抱石的《棒棰岛景象》虽然没能留在棒棰岛,却依然体现了棒棰岛厚重的人文气息。在这座面朝大海的国宾馆里,几乎每一个角落,都埋藏着尘封的历史可供追寻,一幅字画、一件雕塑,或者一个老物件,也许就与中国和世界历史上某位杰出人物、重要事件有着密切的联系……

  首席记者翟丙军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