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雨中路“漫漫” 大雨“消化不良”考验城市应急

  

  6月2日晚8时40分许,在沈阳市新华广场附近出现大面积积水,高架桥两侧一片汪洋。由于前方公铁桥下积水封闭,机动车从胜利大街的交通岗一直绵延到高架桥上。  

  6月2日晚8时40分许,在沈阳市新华广场附近出现大面积积水,车辆通行不畅。市民淌着水,试探着过马路,持续的降雨给城市排水带来考验。

  6月3日,个别角落的积水还未完全消退,这座重新醒来的城市又迎来了新一轮的降雨。而前晚,这座城市刚刚经历了一场消化不良的降雨。6月2日,仅3个多小时里,沈阳的铁西滑翔地区就出现了100毫米以上降水,降雨级别达到了大暴雨级别。沈阳西南部的南八公铁桥、沈辽公铁桥、揽军路公铁桥、南十公铁桥交通受阻……雨中,被困哪里,哪里打不到车,哪里等不来公交车,哪里积水严重,哪里行驶缓慢等等,微博的平台上,网友们随时发布所处环境拍摄的照片,包括本报在内的官方微博平台滚动直播网友和记者现场传递回来的积水、交通、救援信息。这来自民间和媒体的力量似乎多在真实遭遇困难时才应急出现,但依然可以起到提示和服务的作用。试想,如果这样的城市安全应急信息由官方发布:交通堵塞点、积水严重区等等。辅以自发的信息补充,效果将更加令人信服、给人信心。沈阳水务集团排水管理处副主任高秀菊表示,开通官博这个提议确实很好,她也称,将会尽快将这一提议汇报给上级领导,研究微博面向的群体及具体发布什么样的信息等。

  网友微博直播雨中路“漫漫”

  这一晚,花了2小时回家的王颖算是“幸运”的,还有很多车被淹在桥下的车主,回家遥遥无期……

  “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雨点像冰雹粒一样落下来(貌似也下冰雹了),短短的一小会儿,三好街上已经开始积水了,祈祷下班的时候雨千万要停啊。 ”

  一位网友的微博刚刚发出不久,堵在路上的沈阳市民王颖就通过手机发了一条类似的信息,“看到提醒的微博已经晚了,本来想在太原街趁着下雨溜达一会儿,结果还是被雨耽误在了这里。 ”

  时间来到2日的晚6时许,王颖的车从中兴的南出口绕出来,前面已经堵成了“停车场”,“喇叭声不断,但谁也动不了,雨刷器基本没有停过。 ”

  家住滑翔五小区的她不知道,几个小时前,家里是沈阳这场雨最大的区域。“滑翔地区雨量不小,持续20分钟冰雹,有拇指盖大小,大家出门多小心,别在雨中打手机,找个地方先避雨,雨天路滑多注意,别闯红灯走人行,安全到家最好。 ”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说。“大家尽量不要往太原街聚了,尤其是开车的朋友,你堵不起。”王颖一边儿看着别人的提醒,一边也发着微博提醒着,车向前蠕动了40分钟后,终于驶离太原街,虽然在沈阳站前胜利大街也堵了一会儿,但终究是过来了。

  在车里等通行的时候,王颖也不停地给有车的同事和朋友打电话,报告自己经过的路况,“本来想从南两洞桥绕到铁西的,但桥下水也很多,只能继续朝胜利南大街走……”

  从太原街到滑翔五小区,王颖足足开了2个小时。

  这一晚,花了2小时回家的王颖算是“幸运”的,还有很多车被淹在桥下的车主,回家遥遥无期……

  在网友的镜头里,也出现了交警甚至没穿雨衣,没拿雨伞站在路面上指挥交通。几乎每个重要路口都有交警疏导着雨后堵塞的交通。

  “历史遗留”的排水困惑

  目前在沈阳市老城区内,70%到80%的排水管网还是老管道,运行压力比较大。沈阳市现在的整体排水能力只能有效抵抗中雨程度的降水。

  有网友调侃,“对于沈阳道路的排水能力来说,只要下雨就是暴雨。 ”虽然说法不科学,也不严谨,但却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市民对城市排水能力提升的期待。

  沈阳市排水管理处总工程师唐东介绍,目前,沈阳市排水能力理论上只能承受每小时降雨量24~30毫米的中雨,瞬间出现大雨、暴雨的情况,超过这个降雨量,沈阳可能会出现城市内涝。

  沈阳水务集团排水管理处副主任高秀菊举例说,拿2日的这场降雨来讲,已远超沈阳的排水能力。当日的降雨达一级红色预警:24小时降水>50mm、3小时降水>25mm,浑河流量3500m3/s以上。“昨晚最强的降雨集中在沈阳西南部,滑翔、凌空地区最大,仅下午3时30分至4时的半个小时里,降雨就达43.8毫米,甚至达到了灾害的级别,远远超出了沈阳市的排水能力。”高秀菊说。

  截至2日晚8时20分,沈阳西南部的南八公铁桥、沈辽公铁桥、揽军路公铁桥、南十公铁桥交通受阻,车辆无法通行,公交车被淹。对原因,高秀菊解释说主要是降雨较急和机泵的抽升能力有限。 2日的暴雨中,沈阳市排水管理处700多名职工全部到岗。因3日预报仍有大雨,排水处仍然全员一级战备,排查所有泵站机泵电器及街路排水系统,随时准备排水工作,防止内涝情况出现。

  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由于城市规模较小、人口密度偏低,加上受资金、技术条件所限,沈阳市下水道等基础市政工程设计和建设标准普遍偏低,排水管道的口径最小甚至只有300毫米左右,“这样的管道排水能力较弱。 ”

  高主任表示,“目前在沈阳市老城区内,70%到80%的排水管网还是老管道,运行压力比较大。沈阳市现在的整体排水能力只能有效抵抗中雨程度的降水。 ”

  随着政府重视及投入加大,沈阳新铺设排水管线的标准明显提高,埋深和管径标准都相应增加,城市的排水能力也有所增强。

  不过,高主任表示,随着城市的发展,地下电力、电信、热网等管道的铺设,也一定程度制约了排水管线的改造,“没有线位。 ”她称,这也需要各单位协调解决。

  由于全员冲在第一线,包括高秀菊在内的排水处负责外宣的人员大多只能通过媒体记者采访等形式,对外发布积水重点区域、排水处抢险情况,相对于将信息主动公布给沈城市民,形式上仍然比较被动。

  昨日中午12时许,本报记者采访高秀菊时,她仍然和很多排水处的工作人员一样,来不及吃上午饭。对网友们发布的暴雨微博,她也来不及看上一眼。

  而当读者或观众通过报纸或电视等形式得到相关信息时,已经是次日,服务内容均为延时信息,可参考的价值有限。

  水涝同时别再遇“信息涝”

  官方部门的气象预报和道路交通信息提示,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市民因暴雨受到的损失。而传统的通报给媒体,再由媒体发布,是常规化的方式,但实在不够及时。

  N年不遇的暴雨除了对城市排水系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外,在专家看来,也暴露出城市内涝应急预案机制的不完善。“6月2日21点10分,南京南街与砂阳路交汇处堵车已经近2个多小时,倾盆大雨偶尔还夹杂冰雹,路面瞬间成河。”“保工街十四路二环桥处,水深得淹没了水泥罐车。 ”“长江街华联门口,真是变成长江了。 ”暴雨肆虐的同时,网友借微博发布的一条条路况信息也引发了很多关注。谁来第一时间告诉更多的市民:还有哪个桥下积水较深?哪些路段不能通行?这些“城市安全应急”信息的及时传播,在此时显得非常重要。

  给排水专家、北京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赵树旗表示,官方部门的气象预报和道路交通信息提示,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市民因暴雨受到的损失。“尤其是在易受内涝的地点和路段,如果发布预警及时,就不会再出现,眼看着积水过深,还有车辆往水里开的情况。 ”

  在赵树旗看来,气象部门的天气预报只是一方面,水务部门、防汛机构也应该以更为灵活和有效的渠道对外发布信息,“通报给媒体,再由媒体发布,是常规化的方式,但实在不够及时,等市民看到信息时,雨没准早停了。 ”

  赵树旗也坦言,做好突发暴雨的应急,需要多个部门的高效配合。“城市防汛要坚持各个部门之间的工作联动机制。指挥部预警信息下达后,道路、市政、排水、气象等部门要联勤办公,保证积水信息实时传播。 ”去年夏天北京遭遇城市内涝时,时任北京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总工王毅这样说过。

  值得欣慰的是,当本报记者建议,排水处是否可以建立微博,将现场工作人员反馈回来的信息通过微博等形式发布给沈阳市民,提醒哪里积水严重,哪里需要车辆及行人绕行,哪个小区需要配合排水等,提供紧急情况发布的内容时,沈阳水务集团排水管理处副主任高秀菊表示,“这个提议确实很好。 ”

  高主任称,将会尽快将这一提议汇报给上级领导,研究微博面向的群体及具体发布什么样的信息等。

  当然,微博也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对于那些获取信息并不通过网络的人们来说,传统意义上的电台、电视台能否滚动相关部门反馈上来的信息也非常重要。在这场大雨中,市民并未收到政府发布的强降雨、预警信号等方面的手机短信,如果这些可以利用的信息传播方式都能起到相应作用,相信对建立应急预案体系将有更实质性的推动。

  深度延伸

  专家:移动泵车抗涝或可治老城排水难

  街道成河、车库进水、公交没顶……一场强降雨便暴露出一个总是被掉以轻心的问题,“我们的城市是不是也太脆弱了?”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城市内涝了。由此引发的思考也不是第一次摆在人们面前。

  给排水专家、北京工业大学建筑工程学院副教授赵树旗说,对城市排水系统的诟病早就失去新意了。为了“城市化”,过去二十多年时间内,在很多城市内,一座座现代化建筑拔地而起,但地下的排水系统状况如何,在赵树旗看来,很多老城区已经没有可能去打造像国外那么先进的地下排水系统了,“现在地面上的建筑越来越多,交通总是很繁忙,牵一发而动全身,重新规划建设地下排水系统只能是空谈。即使只是增加布设一些排水管网,或者扩宽排水管道的直径这样的举措,也非常有难度。”城市越来越“头重脚轻”。

  那现在还能做些什么?赵树旗给出的建议是:在提升水泵抽水能力的同时,增加一些临时抽排设施,比如应用移动泵车是比较可行、也能立马见效的方法。

  这当然是一种被动的应对。积极的做法,在赵树旗看来,就需要城市管理者在制定城市规划时,尽可能少牺牲一些公园、绿地和水体。 “绿地能起到一种‘汇水、蓄水’的作用,让雨水及时渗到地下,补充河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城市内涝问题。 ”

  排水系统不先进的遗憾,或许是城市老城区永远的“痛”,在强降雨面前,这种“痛”或许还会加剧。所以,赵树旗也建议,在新城区,排水抗涝甚至雨水利用的规划一定要重视起来,避免再出现“各地都可看海”的无奈。

  沈阳市排水管理处设施管理部宋莉部长介绍,沈阳目前共有5台移动泵车,都是2009年政府出资购买的。这5台移动泵车在2日晚的抽排水作业中全部“上场”,在北京街、胜利大街和市府大路等路段集中使用。

  不过宋莉也说,虽然移动泵车的抽排水效率高,但像前日那样的大面积强降雨,移动泵车的作用也有限,“可能再多100台也不够用。 ”

  记者 杨帆 康宇本版图片由记者 查金辉 摄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