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车坏京哈高速 40里“拖”了7小时

  三番五次来拖拽

  讨价还价像买菜

  二十公里八百块

  王氏夫妻不明白

  “拖车的人打哪来?”

  “车出故障,我们在高速公路上打电话请求救援,没想到来了一拨又一拨的人,都是来谈价的,要的价格也是高低不一。最可恨的是,我们已经答应给钱了,可这些人居然让我们在风驰电掣的高速公路上等了足足7个小时,才把我们的车拖下来!”5月28日,说起发生在前一天下午的事,从哈尔滨出发走京哈高速的一对中年夫妇气不打一处来。

  14时40分

  接线员说 免费拖车一会儿到

  结果:无限等待

  “我们是在27日下午1时左右,在行驶到京哈高速毛家店收费站附近时,车辆电路突然出了毛病。我们赶紧从毛家店驶下了高速公路,并在附近找了一家汽车修理站进行维修。”驾驶人洪锦实女士说,两人从哈尔滨上的高速,准备驾车回北京。“修理站要了300块钱,几分钟就把车修好了。”

  洪女士说,他们14时21分再次驾车从毛家店收费站驶上高速。此时的他们不会想到,他们再次下高速的时候,竟是在当日的21时48分,下站的位置也只是离此不远的康平。

  “从毛家店再次驶上高速行驶了不到30公里,车子又坏了,这次是根本打不着火了。当时是14时40分左右。我们按照高速公路上指示牌上的电话,拨打了救援电话96199。”洪女士和丈夫王国华都是朝鲜族,普通话说得不好。“当时这位接线员还明确地说,拖车一会儿就到,是免费的,让我们等着。”洪女士说。

  洪女士说,他们两口子在路边提心吊胆地等了一个多小时,大概15时30分左右,那个接线员又打来电话,给了一个康平的电话,还是让等着。

  16时30分

  来了“高速路政” 要价600元

  结果:无果离开

  再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来了一辆轿车,车上坐了两个人,其中一位自称姓付,胸前有“高速路政”的字样。

  “这个姓付的男子告诉我们,说免费拖车的那辆车坏了,无法免费拖车。他可以帮我们找一位他的朋友帮我们拖车,不过要收费600元。”

  “刚刚96199的辽宁高速服务热线里面还说是免费拖车,怎么这一会儿就要收费了?”双方开始讲价。“我妻子最后和他讲好给他200元钱,帮着把熄火的车拽发动。没想到拽了2公里左右车辆还是没有发动,这位付先生说还是得找他的那个朋友,于是就驾车离开了。”王国华说。

  “这么一忙活,已经到17时了。我们一直在高速公路上站着,身边就是呼啸飞驰的车辆,十分危险。于是我们再次拨打了康平的那部电话87306300,接电话的女子也说是拖车坏了,救援不了。得通过当地警方来拖车,但是收多少钱不清楚。此时天已经快黑了,我们就表示‘找吧,不管多少钱都行!’”

  17时40分

  来了“高速皮卡” 要价1500元

  结果:无果离开

  “这次打完电话后不到40分钟,又来了一辆双排座儿的皮卡,车上坐了3个人,其中一个人自称姓朱。我们当即询问他们是否是警察,他们说‘不是’,是‘高速的’。”王国华说。

  “这个人对我们说,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停车,他要罚我们的款,看我们一直说软话,就不罚了。但要拖车需要收费1500元。我和妻子不停地恳求他,最后讲价讲到800元。这个人说帮我们联系了,一会儿就有人来将我们的车拖走。他们这几个人饿了,要赶紧去吃饭。说完就驾车离开了。”

  王国华说,他们两口子一下午担惊受怕的,而且还饿着肚子,由于受到惊吓的时间太长,妻子的心脏一直不好受,“那可真是叫天天不应啊!”就这样,他们在已经完全黑下来的高速公路上等到了晚上的20时40分,也没有人来帮忙拖车。

  21时10分

  来了“康平高速” 要价800元

  结果:拖离高速

  “无奈之下,我们给远在黑龙江的亲属打电话,请他们帮忙,找到了辽宁省高速公路管理局监控中心的电话:82364999和82364000。拨过去后,一位叫王伟的工作人员接的电话,当他了解到我们的情况后,用另一部电话赶紧拨打了高速公路康平管理处的电话,就是那部87306300。在电话里我们能听到,王伟很严厉地批评了那边的人。随后王伟告诉我们是高速公路康平管理处的工作人员工作失职,致使我们在高速上的车流中站了近7个小时。”

  “王伟说帮我们联系,我们很感谢王伟。这回等了不到半个小时,来了一辆拖车,在交了800元拖车费后,总算将车拖出了高速公路。在康平,我们拒绝了拖车的人极力“推荐”的修车厂,而是自己找了一家,因为我们已经完全不相信这些人了。”王国华说。

  在王国华夫妇提供的高速公路缴费收据上能够看出,他们的车是14时21分从毛家店收费站驶上高速,21时48分才从康平出来,折腾了7个多小时。而最后交的800元拖车费,对方给开具的是一张收据而非专用发票,上面潦草地写着收费单位是“高速”,印章模糊不清。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