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一年黄300家微电影工作室 缺好创意与资金

  

拍摄过程中。

  扛着道具的工作人员。

坐在摇臂上的摄像师。

  

  拍摄中。

游客与演员合影。 本版图片由记者 马宏罡摄

  新闻背景

  2006年初,网络上流传着一段恶搞视频,那就是由电影《无极》改编而来,作者为胡戈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然而,直到一部名为《老男孩》的视频短片的风行,这种故事生动、制作精良的网络短片,才第一次真正有了属于它的名字:微电影。至此,伴随嘈杂的噱头以及猎奇的心理,微电影在国内掀起了“人皆可微”的风暴,不但占据微博与各大视频网站的重要位置,而且吸引姜文、贾樟柯等一批大牌纷纷“下海”。

  的确,在今年3月末的一天,北京就同时有4场与微电影有关的活动;青海卫视特意开辟“幸福微剧场”,一档专门的微电影栏目;在地处东北的沈阳,微电影也成为铁西警方宣传“警民鱼水情”的新舞台。不过,自从诞生以来,微电影便不断被广告包裹,以至于很难在“艺术”与“商业”之间找到完美的平衡点。

  更可怕的现实是:一方面是视频网站的内容需要与广告商越发猛烈的砸钱势头,一方面却是沈阳微电影行业因佳作缺失而年倒闭300家工作室的现实。人们不禁要问:沈阳微电影,你究竟怎么了?

  从当年的恶搞视频,到当下的投资热潮,微电影的商业潜力被不断挖掘。

  5月23日清晨,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如期而至,瞬时让气温骤降至10摄氏度以下。然而,在棋盘山的关东影视城门前,身着深蓝色保安制服的张伟却大汗涔涔,不时挥舞着双手指挥那些成群结队、等待入场的微电影剧组。

  从《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到2010年的《老男孩》,当年如做贼般在夹缝中生存的微电影,如今已然变得备受青睐。掀起这股浪潮的,正是“如饥似渴”的视频网站,以及被点燃了激情的一大批广告投放企业。从雪佛兰的《老男孩》,到凯迪拉克的《一触即发》,影片的成功均为广告商带来出其不意的效果。一时间,微电影市场方兴未艾,众多广告品牌趁热打铁,专业制作团队开始寻找着自己的角色。

  然而,正当全新的商业模式被开启时,微电影却迷失在由时尚制造的商业迷阵中。

  【直击】

  拍摄过程与电影无异

  由于刚刚那场小雨,棋盘山本就潮湿的空气变得愈发冰冷,肆无忌惮地侵袭着镜头内那些身着单衣的演员们。导演李川紧盯着眼前的摄像机,一会儿示意场边的“道具”加大鼓风机的马力,以营造出大风的效果;一会儿,又让摄影师再次选取拍摄的角度,以便在最终的制片过程中增加多一种选择。他们正在拍摄的,正是根据“贺岁片”概念并如法炮制,但却更加短小精悍的微电影。

  在剧组的周围,等待下一场戏的男主角,正抓紧时间闭目养神,其他的临时演员们,则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戏。这时,几位临时演员的“红脸蛋”装扮,吸引了几名游客的注意力,随即纷纷要求与其合影留念。拍摄的间隙,李川说这是一部穿越题材的微电影。

  关于微电影的概念,李川说那就是故事生动、制作精良的网络短片。“微,并不是弱小,而是精妙。电影虽短,但却样样不能少。”李川说,现在比较公认的说法是,微电影的起源可以追溯到由胡戈在2006年炮制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也有人认为真正赋予微电影生命的,应该是让筷子兄弟一举成名的《老男孩》。

  不过,在并非科班出身的李川看来,早在电影发明之初,艺术院校学生的毕业作品,往往就是以“微电影”的形式出现的。“我记得那是2002年,陈凯歌导演参加戛纳电影节时,也曾拍过一部短片。”李川说,那是一部由15部作品组成的名为《十分钟,年华老去》的短片集锦,“因为创意新颖,得到不少媒体的赞誉。”

  往更早说,卓别林的绝大多数作品,甚至是作为婚礼跟拍延伸的爱情短片,李川认为都可以算在微电影的范畴内。“其实,真正赋予微电影生命的,应该是视频网站。”李川说,那还是在2010年初,因为国家广电总局严查美剧,导致视频网站对内容需要如饥似渴。与此同时,以《老男孩》为代表的微电影,因为故事动人加上制作精良,很快受到以优酷为代表的视频网站的青睐,“双方一拍即合,微电影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找到了一个恰当的东家。”

  【困扰】

  微电影初期叫好不叫座

  因为环境相对宽容,所以影片内容往往更具个性,但微电影在形成初期却只是叫好不叫座。

  中午12点整,李川终于说“OK”了。忙碌整整一个上午的10多名演员,一边整理着服装和手中的道具,一边扭晃着几乎快要散架的身体,朝食堂走去。直到这时,作为“冰川工作室”的实际负责人,肖冰没有顾得上一旁的李川,却来到已坐在摇臂上一个上午,同样已经近乎麻木的摄像师旁,保护他落地的同时顺道递上一根香烟。

  众所周知,胡戈在2006年炮制出《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但更多的人不知道在那一年还有一个“冰川”组合,同样推出了《邂逅》、《相聚三十年》的网络视频短剧。这个组合的两名成员,一个是学计算机出身的李川,另一名就是1997年在南京铁道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毕业的肖冰。

  然而,对于当时的“冰川工作室”而言,虽然作品也获得不少的点击率,但却并没有给他们带来任何实际好处。

  肖冰说,最初拍摄微电影是因为对摄影设备的爱好,因为家庭的熏陶导致他对摄影设备情有独钟。“那时,我与李川的结识,也正是因为这个共同的爱好。”肖冰说,那时他与李川拍摄微电影大多从玩票出发,大到导演、编剧、摄影,小到灯光、美工、剪接,样样亲力亲为,虽然花费不小但却并不惊人。

  肖冰说,微电影的审查环境相对宽松,所以那时的作品也往往更具个性,也就更难谈得上“功利”二字。

  与此同时,因为拍摄的影片越来越专业,由此而来的就是对设备的更高要求,“冰川工作室”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资金难题。肖冰说,在拍摄完《邂逅》与《相聚三十年》之后,他们发现手中的设备已经很难适应拍摄的要求。另一方面,他们依然需要依靠自己的工资来维持家庭生活。

  然而,机会很快就来了。2009年末,先是优酷因为盗版问题遭到起诉,再就是随着3G网络的快捷与便利,让以《老男孩》为代表的一大批故事动人、制作精良的微电影在网络风行,也让不少企业从中觅得了久违的商机,并迅速将大量的广告投入到这个新兴的商业模式中。

  【调查】

  接踵而至的微电影大军

  不仅仅是肖冰与李川,甚至大牌导演或是普通草根,都可以拍摄带有自己鲜明烙印的微电影。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午饭以及短暂的午休时间结束了,拍摄现场再次显得紧张急促,李川也回到显示器前,再次指挥拍摄。在场地的一旁,有一名手持DV的摄影爱好者,同样在为拍摄微电影而忙碌着。李川说,这样一个看起来有些寒酸的摄影组合,如今正在成为以大学生为代表的一群微电影制作人的代名词。

  这名摄影爱好者名叫高飞,与镜头内的几名演员一道,来自沈阳音乐学院南校区。高飞说,他拍摄的同样是爱情题材微电影,但与李川那种近乎专业的拍摄团队不同,他只是希望在临近毕业的前夕,借此留下对沈阳的记忆,以及同窗4年的友谊。

  不久前,他的同学以时代为缩影,着力表现人们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拍摄出一部名为《面具人》的微电影。因为故事贴近现实,而且全部是学生自导自演,很快便被拿到优酷上,并迅速获得不菲的点击率。“这部电影的成本只有几百元,其中还包括演员化妆以及盒饭费用。”高飞说,只需要一部DV或是单反相机,就能拍摄出不逊于胶片的效果。

  而在更早前,由航空学院的张德托夫所拍摄的《完美动物》,在勾起人们对学生年代回忆的同时,在互联网上同样获得不错的点击率。肖冰说,目前国内网民数量已经达到4亿人,其中网络用户规模就有2.4亿人,“微电影的魅力就在于,只要具备一定的观赏性,或者是能够较为明确表达思想,就会有数以万计甚至亿万次的点击率。”

  同样是在23日,在和平区太原街道沈阳站社区,居民们也是人尽其才,共同以微电影的表达方式,用手中的DV记录身边的大事小情。当天,在社区的办公室里,居民们围坐在电脑前,不停对前一天的拍摄镜头指指点点。至于拍摄微电影的初衷,社区书记张小欣说,记录百姓的故事就是记录社区的发展,“通过拍摄微电影,整个社区看起来也更加和谐了。”居民整整忙活一个多月,社区内居民董志勇题写了片头和片名,学过话剧的李沙过了把导演瘾,有一定文字功底的丑晋宁则负责剧本统筹。

  就在5月9日,沈阳铁西公安的首部微电影——《微笑沈阳》,也在互联网上与沈城百姓见面了。同时,今年时逢沈阳化工大学甲子生日,该校也在以“笑盈校庆,共谱华章”为主题,征集微电影作品。

  【疑问】

  植入广告缘何青睐微电影?

  一方面是拍摄者对于艺术的追求,一方面却是拍摄成本的逐年上升,在“艺术”与“商业”之间人们难以取舍。

  下午5点,完成了所有镜头的拍摄,李川和肖冰与所有演员一一道别,随即开始整理琐碎的拍摄工具。晚7点,肖冰与李川回到骨科医院附近的公司,他们在2006年租下这里一套两室一厅的民宅,作为他们创建“冰川工作室”的办公地点。肖冰说他没有独立的办公室,茶几上则是爱玩茶道的李川的最爱,一套褐色的紫砂茶具。沙发所在墙面上“大展鸿图”的牌匾闪闪发亮。惟一让这里感觉到有科技气息的,则是散落在两间卧室内的10多名幕后制作员工,他们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大多是与肖冰一样有梦想的年轻人。

  虽然,这里并没有出品过像《老男孩》那样红的微电影,但铁质防盗门内侧的联系电话中,八一电影制片厂、长春电影制片厂,以及小马奔腾、华谊兄弟甚至是京东商城,都是肖冰的客户。肖冰说,微电影在初期不被社会接纳,主要是因为猖獗的盗版问题,“往往电影还没上映,网络上就已经有盗版了,我们这种小制作怎会有人问津。”

  然而,当下的微电影,因为视频网站的内容需要,已经完成了自我救赎。尤其是一部《老男孩》的成功,让上海通用雪佛兰品牌斩获颇丰,并由此刺激一大批广告商的进入。

  肖冰说,资金向来是困扰微电影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不断上涨的人工费用以及日新月异的摄影产品,都需要强有力的资金作为后盾。“我们所以能够生存,其实也是缘于植入广告。”在肖冰的电脑中,有一部环保题材的微电影,但在结尾还是出现了某汽车品牌的LOGO。肖冰说,这家汽车4S店成立时间较早,子承父业的新老板又对微电影颇为认同,所以才一拍即合。在另一部微电影中,某移动运营商也始终贯彻影片之中,肖冰说:“这些企业往往具备共同点,不希望借助传统手段进行宣传,而且大部分决策者都是80后。”

  的确,一部《老男孩》让雪佛兰科鲁兹人气爆棚,保时捷的《私信门》更成为教科书般的商业企划教材,就连桔子酒店也因为微电影而让入住率直逼100%。

  中国微电影协会执行会长周凯说,传统的广告大多属于“填鸭式”传播,“观众往往有被强迫的感觉,尤其对于性格更为独立的80后与90后。”但是,难道微电影的植入广告又真的非常巧妙吗?对此,35岁的新生代导演陈伯坚说,在不久前他所拍摄的微电影《灰机灰机》中,广告商明确提出飞机必须是指定品牌,而且对品牌出现镜头数量有着严格规定。而在更早前,由凯迪拉克投资的《一触即发》中,虽然90秒的微电影看起来充满悬念,但观看过影片的人大多有“这不就是延长版广告”的惊呼。

  【深思】

  沈阳去年关停300家工作室

  由于准入门槛低,以及受到广告商的热捧,一大批鱼龙混杂的微电影工作室进入到微电影行业的淘金大军中。

  晚9点20分,看过当天全部的535个镜头后,肖冰和李川开始准备他们的晚餐。肖冰说,因为工作向来要到深夜,所以晚餐大多在公司解决。晚餐非常简单:每人两包方便面,外加每人一根火腿肠和一个荷包蛋。不过,对于微电影行业而言,当下所遇到的瓶颈,并没有他们的晚饭那样简单。

  周凯说,国内微电影行业将在2014年形成700亿元的市场蛋糕。然而,正是因为资本的逐利本性,尤其是准入门槛较低的微电影,众多的淘金者短时期内让整个行业看起来鱼龙混杂。肖冰说,行业内部竞争异常惨烈,互相诋毁、压价时有发生,“这个市场相对不透明,也是造成这些因素的原因。”

  肖冰说,拍摄微电影的成本支出,主要是人工与设备两方面,“人工暂且不说,设备的淘汰率也是最快的。”肖冰说,几千元的DV到上万元的单反,以至于数十万元的专业设备,都可以进行日常拍摄。但是,更加专业的设备以及好的创意,却往往不是那些小工作室所具备的。但是,往往那些大一些的工作室会通过“价格取胜”,以至于行业进入恶性循环。

  肖冰说,2010年沈阳最多时有大大小小500多家工作室,然而到今年初只剩下不到200家。“这也就意味着,沈阳在去年关掉300家微电影工作室。”肖冰说,即便这样,市场依旧不景气,“大部分工作室,都在做婚礼跟拍,或者企业专题,能拿出手的作品并不多。”

  此前,“创想天空”工作室的情况便大致如此。负责人魏巍说,工作室成立于2008年,但几部当初投入不菲金额的微电影作品,并没有收到市场预期。因为没有在业内叫得响的作品,又没有资金追加投入,继而导致企业生存步履维艰。一度,工作室只能依靠与婚庆公司合作,最终只能在去年选择退出市场。

  正当一些地方微电影工作室因为广告问题而驻足不前时,以土豆网为代表的视频网站,却在抓紧时间进行跑马圈地。土豆网原创中心总经理刘思铭说,未来土豆网将会更多挑选名演员进行大制作,并每月推出一部微电影。华影盛视CEO赵雨润也公开表示,该公司将增加一个“微电影部”,迅速“做大市场规模、抢占先机”。

  在肖冰看来,当下微电影所遇到的问题,却是因为植入广告更多参与微电影创作,继而导致大部分微电影在漫无目的地向消费者灌输品牌信息。肖冰说,最理想的广告植入方式是,广告商告诉制作企业他们的产品,然后制作企业围绕产品拍出来一个创意十足的微电影,“可是大多数广告企业的做法相反,往往是将现成的作品硬塞进广告,最终导致微电影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正所谓,客大欺店。”肖冰说,好比他手中一部不错的微电影,因为企业老总认为对树立品牌无益,剧本至今仍在修改当中。有公开报道显示,在与胡戈合作的七喜,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最终导致双方停止合作。所以,肖冰认为,在广告商独大的当下,在微电影的博弈中,很难找到艺术与商业的完美平衡。“绕来绕去,微电影回到起点。”一边吃着方便面,肖冰一边品味着早已无味的微电影。 本报记者 田勇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