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1977年高考,他199分被录取了

  

  王可教授(左二)在车间

  说到高考,您可能会想到这样的画面:手握着各类教科辅导书伏案苦读的孩子,身边有家长端茶送水嘘寒问暖……而对于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的第一年,全国570万考生,没有参加过补习课、没有家长陪考,甚至没有教辅书,只带着为国家做贡献的愿望走进考场。

  沈阳工业大学机械工程学院博士生导师王可教授就是那年参加高考的一名考生,一晃三十多年已过。可每到一年高考时,他都会回忆起1977年参加高考时的情景。

  恢复高考那年还忙着在村里种地

  1977年10月,王可教授20岁,是敲锣打鼓送到农村的知青,那年他已在丹东的郊区种地务农两年了。公布恢复高考那天晚上,王可激动得失眠了。“那时候没有电视,看不到报纸,那天晚上,大家都在大队里听广播,正好广播里公布恢复高考这一重大新闻。”王可教授清楚地记得,那是10月12日,国务院批转教育部《关于1977年高等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正式恢复了高等学校招生统一考试制度。当时报考也很宽松,无论家庭成分、无论工作职业,就这样,他读大学的梦想一下子燃起了希望。

  复习高考仅有一本数学书

  恢复高考的首场考试定于12月10日。从得知可以高考到考试,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当时王可手里只有一本教辅书。“在我们学生时代,学习不被重视,学校经常只有上午有课,有一年,学校还停了课,第二年大家集体留级一年。有段时间,读书没有课本。”王教授记得,语文课是老师摘选的毛主席语录,自己做的蜡板印出来给学生讲课,而数学等科目,也没有教科书,都是老师们自己编写教材授课。

  虽然读书变得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王教授本身喜欢读书,学习成绩也一直不错。“手里就有一本在书店买的名为《几何代数》的书。”这就是王教授复习时唯一的工具书。但既然想要高考,就得好好复习。王教授说,在不足60天里,他请假回家,专心复习,这期间没有去看过一场电影,没去收听广播,甚至没洗过一次澡,一天内除了洗脸、吃饭、睡觉,其余时间全部都在学习。

  考场外没有一位家长

  1977年12月10日,那天很冷。王教授独自走进丹东的一所中学考场。与他一样,那一年,全国参加高考的人数达到570万人。

  “很紧张。”王教授说,基本上没有经历过什么考试,学校考试也就是书上例题,没有悬念和难题。而且在校期间,没人注重分数,考试也没有负担。所以,对于当时的很多人来说,高考是人生第一次重要考试。因此,很难忘。

  那年高考共400分,语文、数学、政治、物理和化学。第一科考语文。至今王教授还记得第一道题是给出了一段汉字,让考生标出汉字的拼音。“不会,完全空着了。”王教授说,小时候虽然学过拼音,但很少应用,早就忘到脑后。

  那年高考,虽然没有电子狗、没有监控器,但考生们没人敢作弊。那个年代,监考也很严格。“就只顾低头作答,头都不敢乱抬。”王教授回忆,“那时候哪有陪考的家长啊!考场外面相当安静。”

  想想现在高考之前,父母都会挑着清淡有营养的菜做给孩子吃。“我们那时候都吃粗粮,但父母也知道高考重要,特意给我们买了饼干。”王教授和妹妹同时高考,当时饼干绝对是稀罕物。“4毛8分钱一包。”王教授记得挺清楚,这包饼干是父母的爱。

  拼命学习就像是一场战斗

  录取就在1978年春节之前,570万考生只录取了27.3万人。那年高考是考前填报志愿,王教授的志愿是沈阳机电学院(现沈阳工业大学)。

  没有电话,只有信件。“收到录取通知书就算是录取了。”就在过年前几天,公社的教育助理骑着自行车把通知书送到王教授手里,那年他和妹妹双双被大学录取。“父母很高兴,特意买了2斤糖,请同事和邻居吃。”王教授笑着说。但那时候并不发榜,不发成绩,只有录取的通知书。入校后,王可在辅导员老师那里看到自己的档案,原来高考成绩是199分。

  大学生活来之不易,入校后,每名学生都拼命学习。“绝对的拼命,学习就像是一场战斗。”王教授说,那时没见过那么多书,用求知若渴来形容再恰当不过。每天学校的阅览室满满全是学生,大家都挤着往里进。每次下课,老师都被学生围起来问问题,教室门走都走不出去。“四年时间里,全班30名学生,只有两人出现过考试不及格。”王教授说,那次也不是因为学生学得不好,而是题太难,难住了学生。

  (图片由沈阳工业大学提供)

  记者 丁宁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