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蓉花山村的鳌拜后人为先祖喊冤

  碧流河发源自盖州新开岭,至普兰店市城子坦入海,全长156公里,是大连境内最大的河流,担负着市内90%以上的日常供水,是大连人的母亲河。河流两岸自古便是满汉两族共同生活栖息之地,满族的吊斗、剪纸……汉族的唢呐、皮影……不同的民风民俗在这里实现交融。千百年来,河水奔腾不息,滋润着一方水土、孕育着一方风情,从1600多年的神秘摩崖石刻,到清朝初年的秀才村,再到打响辛亥革命东北第一枪,这条河流从来不曾平静过、平庸过,一直都在书写着一段又一段的历史传奇。

  望海寺的“十七罗汉”

  望海寺的摩崖石刻规模并不算大,但极为珍贵,一个主要的原因是这里的十八罗汉其实只有“十七罗汉”。

  普兰店市双塔镇紧邻碧流河水库,该镇因遗存有金代两座古塔而得名。事实上,除了远近皆知的双塔外,该镇还有一座古代遗址更加珍贵,那就是望海寺的摩崖石刻,据考证,它是整个东北地区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摩崖石刻。

  望海寺的石刻为十八罗汉像,通过地质分析,应该是分两次雕刻完成,其中最古老的佛像距今已经1670多年了。虽然历经千年风雨侵蚀,但大多数佛像仍保存完好。这些石刻是典型的北方石雕技法,线条简洁、粗犷,古朴大度。

  望海寺的住持禅定法师告诉记者,近两年,在摩崖石刻附近还陆续出土了另外5尊佛像,这些佛像更加古老,经考古部门鉴定,系2000多年前的佛家精品,它们揭示,早在2000多年前佛教便已经传播到了碧流河沿岸。

  望海寺的摩崖石刻规模并不算大,但极为珍贵,一个主要的原因是这里的十八罗汉其实只有“十七罗汉”。禅定法师解释说:“早在1600多年前,佛教只有十六罗汉,一直到了唐代,才在十六罗汉的基础上加了降龙、伏虎两尊者,到了清代,乾隆皇帝才将两尊者钦定为罗汉。 ”

  按照这个解释,唐代以前的十八罗汉应该是“十六罗汉”才对,可望海寺咋就变成“十七罗汉”了呢?原来,这是当年望海寺的建寺僧人对雕刻罗汉的石匠特别尊重,故允许石匠将自己的石像也雕刻了上去,与佛像一起享受后人的供奉。所以,望海寺的“十七罗汉”里有一尊是留着长发的“俗人像”。

  “海南丢”建起秀才村

  李氏读书人中,最出名的当数李文益的孙子李枫林,此人于同治癸亥年考取进士,后被委任内阁中书,当上了光绪皇帝的侍读,被称为“皇学进士”。

  走出望海寺的摩崖石刻,隔河相望的便是桂云花乡,这是一座满族乡,不过生活在这里的汉人却也为数不少,其中最有名的是火石岭的李氏家族。

  据当地县志记载,李氏家族并非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大约是在清朝初年,他们才从山东省蓬莱县槐树庄乘船过海而来,最终定居在桂云花火石岭,他们也就是本地俗话所称的“海南丢”。

  李氏祖上生活贫困,一直给本地的富户家里当长工,传到第三辈时出了一个叫李文益的人,此人读过几年私塾,知书达理,精明能干。在他的操持下,李氏家族逐渐富裕起来。

  李文益为人谦恭,他暴富之后没有大肆挥霍,而是忙着置办田地,兴办私塾。他不惜花重金到处聘请名师,用以教育李氏子弟。事实证明,李文益这番苦心没有白费,在此后的几十年间,上百名李氏子弟先后进入这座私塾读书,其中28人考中秀才,5人中举,2人中贡士,一人中进士,火石岭也因此成为当年远近闻名的秀才村。

  李氏读书人中,最出名的当数李文益的孙子李枫林,此人于同治癸亥年(公元1863年)考取进士,后被委任内阁中书,当上了光绪皇帝的侍读,被称为“皇学进士”。

  李枫林不仅学问做得好,而且为官清正。他在任职期间,正赶上“戊戌变法”,作为皇帝的近臣,他也倾向于变法自强,并亲自参与了光绪皇帝的变法活动。可是后来变法失败,革新派失势,李枫林也被慈禧太后贬黜宫廷。

  此后,李枫林官路曲折,先后任建昌、朝阳、丰宁、滦平等县知县,再也没能东山再起,这位怀才不遇的“皇学进士”只好将后半生寄情于山水,留下大量脍炙人口的诗篇。

  鳌拜后人为先祖喊冤

  “说起来,祸根就埋在我先祖鳌拜为人过于耿直上,遭人嫉妒,导致一些爱搬弄是非的人经常背地向皇上打小报告,上奏本说三道四。 ”

  如果说“皇学进士”还只是怀才不遇,那么距李氏进士宅院不远的蓉花山下的蓉花山村里,一支金氏家族的命运就更加波折了。 76岁的金福元退休前任庄河市烟草专卖局局长,官不算大,但说起他的先祖却是赫赫有名,正是清初的权臣鳌拜。

  看过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鹿鼎记》的人,想必对小说中康熙、韦小宝智除鳌拜的精彩章节一定会记忆犹新。在小说里,鳌拜被描绘成了一个专权跋扈、无恶不作的奸臣,最终落了个被革职抄家、身死禁所的下场,实在可悲可叹。

  那么,鳌拜的后人是如何躲过这场家族劫难的呢?原来,鳌拜全家被终身监禁时,只有一个名为尔坠的孙子得以逃脱。虽然事后有人告发,但时过境迁,康熙念在鳌拜曾经对朝廷有过大功,所以也就对尔坠网开一面,令其去职归田,由镶黄旗降为镶白旗。

  尔坠逃亡落脚之处就在蓉花山,传到金福元这一代,已是第十二世。2007年,纪连海在《百家讲坛》披露了这段往事,一时间,蓉花山下这座小小村屯便成为清史爱好者与研究者关注的焦点。金福元告诉记者,这几年来采访他的记者就达10多位,还有为数更多的历史学者进村探访。

  鳌拜本姓为瓜尔佳氏,到尔坠曾孙时改姓为金。在鳌拜后人看来,他这位先祖早年战功赫赫,历事三朝,辅佐幼主,忠心耿耿。但可惜功高震主,触犯了皇权,才酿成了不得善终的结局。“说起来,祸根就埋在我先祖鳌拜为人过于耿直上,遭人嫉妒,导致一些爱搬弄是非的人经常背地向皇上打小报告,上奏本说三道四。”金福元说,“皇上一开始不信,但经不住这些人反复挑唆,耳根子一软,就酿成了这桩历史冤案。 ”

  鳌拜究竟是忠是奸?现代一些历史学者认为,鳌拜确实是居功自傲,触犯了皇权,但要说他不忠于皇帝,有谋反之心,却也未必。事实上,早在康熙五十二年(公元1713年),康熙皇帝便感到当年对鳌拜的处置有些失当,特别下诣追赐鳌拜为一等男。但追赐归追赐,鳌拜家族毕竟是被皇帝“处理”过的人,所以其后人始终也没能等到翻身之日。

  而今,多少往事已如烟,可作为鳌拜后人,金福元仍无法完全释怀,还在为先祖鸣不平。在他看来,后世的一些史书上,不知何故竟将“除鳌拜”与“平三藩”、“定台湾”并称为康熙的三大功绩。特别是在金庸名作《鹿鼎记》与一些带有戏说成分的清宫戏中,鳌拜的形象被迅速“脸谱化”,为满清皇室打拼一生的忠勇鳌拜竟沦为“白脸奸臣”,这样的结论让金福元等鳌拜后人实在无法接受。

  打响辛亥革命东北第一枪

  1911年11月20日,顾人宜指挥革命军,联合本溪湖地区总司令石磊,进攻驻防在李家卧龙的清军巡防队,打响了辛亥革命在东北的第一枪,并取得胜利。

  然而接受也好,难以接受也罢,历史的脚步不会为任何人做片刻停歇,总是奔腾向前。就像碧流河水一样,它一路向东,最终便来到历史名镇城子坦,从这里汇入了茫茫大海。入海口处是一望无际的湿地,也是万千物种的生长乐园。因为有了这片湿地,小镇城子坦也被誉为是关外的鱼米之乡。

  小镇很古老,近年被发现的小珠山下层文化遗存塔寺屯遗址证明,早在60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这里沿河而居。到了明清时期,这里更是成为重要的军事要塞、商贸重镇。除此之外,这里还是一块人民革命的热土。据城子坦镇文化站站长李智榜介绍,城子坦是一座满汉文化交融的小镇,不过在清末时期,推翻满人统治、打响辛亥革命东北第一枪的也正是这座小镇。小镇里的这个故事也要先从一个人说起,他的名字叫顾人宜。

  1900年,各地奉旨兴办团练,34岁的顾人宜经地方绅士推举,出任复州聚社社长,并被当地庙会推举为“联庄会”会首,他领导复州至庄河一带农民反对清廷的横征暴敛,多次进行抗捐抗税斗争。

  1908年,顾人宜参加了中国同盟会,接受民主革命思想,带领“联庄会”由地方自卫走上民主革命道路。武昌起义爆发后,顾人宜立即召集民军千余人成立革命军,向清军发起进攻。 1911年11月20日,他指挥革命军,联合本溪湖地区总司令石磊,进攻驻防在李家卧龙(今城子坦镇)的清军巡防队,打响了辛亥革命在东北的第一枪,并取得了胜利。

  7天后,顾人宜在李家卧龙宣布成立“中华民国国军政分府”,并发表讨清檄文,向各处清军发送招降状,规劝清军官兵、巡警“无分满汉,均可献军械以投降,并赏银6两,以示鼓励”,官军闻状纷纷来投,数日间革命军兵员即扩充至4000余人。

  1912年1月,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孙中山任命顾人宜为关外军第一镇镇统。此后不久,北京政府又任命顾人宜为关外军第一军司令,后因袁世凯歧视关外军,改顾军为旅,任顾人宜为陆军部中将咨议,授四等嘉禾勋章。

  1918年,顾人宜南下广州,任孙中山帅府参军兼政府咨议。1923年返回奉天,被张作霖任为巡阅中将咨议,后改任鲁直联军督战司令。 1927年,顾人宜因积劳成疾,告假返乡,病死家中。而今,抗清义士的往事也已成烟,但历史并未将他们忘记,顾人宜的墓葬已被大连市人民政府列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年都有大批青年学生前来凭吊。

  奔流千年的碧流河,滋润和孕育了一段又一段辉煌灿烂的碧水文化,给我们这座城市增添了太多历史的厚度与精彩。从这个意义上说,它不仅是一条生命之河,还是一条历史之河,更是一条文化之河与风土人情之河。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这一方人,也创造出了永远属于他们的精彩传奇。 首席记者翟丙军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