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7旬老人画笔记录百年“北市场”

  

李雷50多年的坚持,记载了百年老北市的变迁。  

老北市的旧街景,虽然有的已经不存在了,但却永远被李雷定格在他的油画里。

  北市钟楼的各个角度各个季节,李雷画过上千次。  

  穿过再熟悉不过的北市一街,戴着凉帽,背着手儿,在5月16日傍晚的细雨里,74岁的李雷慢悠悠走到女儿开设的画室,他要去看看那些学画画的小学生们。

  “爷爷好! ”参加美术课培训的小朋友们争先恐后跟李雷打招呼。李雷在这里很有名,街坊邻居天天看见李雷在北市地区的街头巷尾画画,画建筑,画街道,画人物,风雨无阻,都知道他是个画家,但大家并不知道,李雷画北市,已经画了53年。

  如今,李雷的数千幅老北市系列油画已成为沈阳市和平区政府第一批“寻找北市记忆”征集活动的成果之一,北市场的概念性规划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如规划完成,“北市场”的历史文脉将被突出,还将恢复北市与太原街、中街相呼应的市级商业中心地位,形成集老字号特色餐饮、传统民俗文化特色商业、民俗展演、庙会商业、特色旅游产业为一体的城市品牌。

  北市钟楼被他画过上千次

  天天见到的建筑、街景,可以照着实景画……清晨和傍晚的景观不同,甚至街景也会在不同的季节,呈现不同的感觉……

  随李雷走进以儿童画为主要展示内容的画室里,两幅大尺寸的油画跳进眼帘,一幅是北市钟楼,一幅是福安里,都是北市的标志。“这个钟楼,是我20岁到北市时最先画的建筑,这么多年,心情好了画,心情不好了画,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感觉,不同的季节……到今天仍在画。”老北市最有代表性的钟楼在李雷的画作中至少有40幅,春夏秋冬、风霜雨雪均呈现出不同的状态,没有重样的。“我爱老北市的景物,每个不同的角度,都有不同的内容,不同的感觉。”说起画作,李雷滔滔不绝。

  最近,因为北市地区要被综合规划和改造,沈阳市和平区政府向民间征集老北市的图片和故事,李雷的这些画作成了最为宝贵的资料。但李雷是不是早就想到他的画会有如今这个用途呢?面对这个问题,老人笑得很开心,“有句话叫有意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我画北市最终有了价值,就是这个道理吧。 ”

  的确,北市场更像是近现代沈阳城的同行者,光影、往事、市井中的喜怒与哀乐,曾那么真实而毫不稀奇地存在于我们的眼里,手边,身旁,没有过分留意,告别却正在每个不经意的瞬间发生着。就在一个月前,沈阳最老剧场之一的大观茶园(现辽宁青年剧场)被曝将要拆迁,这个建于1920年,曾是沈阳最早、最大,也是全市唯一延续了90余年的演出剧场,默默地与城市说再见了。“直到突然转身,才发现不少身边事身边物已经消失了。 ”李雷在北市场附近住了大半辈子,他把画北市场解释为“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家就在北市钟楼的东侧,生活工作都在北市,北市就是我生命中的重要部分。 ”李雷曾求学于鲁迅美术学院,后在印刷厂做过工人,又在杂志社做过编审,还做过菜场的商业广告设计……可缘分注定,他左转右转都没能转离北市场。

  李雷的画画脚步遍布沈阳大街小巷,但属北市场的画最多。如此大量的北市场画作让老人整理起来颇费气力,由于多数没有装裱,也没有系统的编码,一时间想找到不同时期的画作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5月16日晚,李雷把一些作品带到了女儿的画室,希望这里的大空间能够便于他对画作的梳理。“天天见到的建筑、街景,可以照着实景画……清晨和傍晚的景观不同,甚至街景也会在不同的季节,呈现不同的感觉……住久了,当地的老人也会讲老市场以前的故事,哪里是富人常流连的地段,哪里是卖糖、卖布的,哪里是打把势卖艺的,有的虽然我不曾看见,但也凭着听说和想象创作过一些。 ”

  就这样,老北市的百年历史被老人用画笔记录了下来,标志性的建筑北市钟楼更是被他画过上千次。

  北市场历经变迁人们故土难离

  老邻居跟我说,老李头儿,你快画画这个老四合院儿吧,再不画可就拆没了……老李头儿你画画那个天天坐门口抱只猫晒太阳的老大娘吧,以后这样的日子可就没了……

  时至今日,一提起当时的北市场盛况,李雷仍然满脸神往,“那真是东北第一市! ”据史料记载,古玩字画、花鸟鱼虫、老字号餐饮、民俗展演、庙会,几乎没有一个区域会比沈阳的北市场更能展示沈阳人在“玩儿”这件事上的特色、品位以及偏爱。

  在李雷对北市场地区用画笔记录的同时,也与北市场地区的居民结下了深厚的感情。邻居甚至摸清了李雷来画画的时间,“每天早5时,下午4时,老李头儿准来。不管春夏秋冬,迟到的时候少。 ”除非生病,李雷每天最少画一幅北市风情画,多时两三幅,一幅画最少用50分钟,多则两个多小时。五十多年里,他已经用坏了15个画箱,30多个画夹。

  久了,李雷一支起画夹就会围上一圈人,起先多是不理解。直到2005年时,北市千余户棚户区要动迁了,当地居民的恋恋不舍显得格外浓烈。“十几年前,我曾把画板支在豆腐摊旁,画北市的街道。有人问我,你像个猴儿似的蹲这干啥呢?一蹲蹲俩小时,不累啊?我感觉那人挺不友好,可能人家觉得我有病呢。到1995年棚户区要动迁了,人们对我的态度就全变了。 ”李雷回忆,他能感受到老北市居民既向往改善居住环境,同时也故土难离的纠结。“老邻居跟我说,老李头儿,你快画画这个老四合院儿吧,再不画可就拆没了……老李头儿你画画那个天天坐门口抱只猫晒太阳的老大娘吧,以后这样的日子可就没了……老李头儿……”越是临近北市要改变的时间,李雷越能感到北市地区居民的难舍,这时,李雷雨天画画,有老邻居给他打雨伞,李雷大夏天画画,有邻居来给他送凉开水喝。

  老北市的变迁以及李雷的画作,也曾引起国际友人的极大兴趣。有一次,李雷正在北市的老四合院画画,一个高个子大胡子的法国画商提出订购20幅北市风景图……

  最终,老北市棚户区在2005年完成拆迁,老居民迁往四处,然而旧的似乎并不那么容易割舍。老邻居特意回来看李雷,“还画吗老李头儿? ”“画啊,旧的没了,我画新的。 ”

  如今老北市场已经渐渐淹没在新建的住宅小区之中,关于规划“北市场”的消息也不绝于耳。它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儿?历史还是现代?传统与现代能够在城市建设中贯通融合吗?

  沈阳多行业“婴儿期”都在北市度过

  我第一次去北市场,摔跤场里正在举行比赛,我站在外层,踮着脚,向上跳,往里看……那个摔跤手真厉害,一下就把对手给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老人亲眼见证的是1959年之后的北市场,那是源于对北市的好奇和热爱。之前的北市什么样,老人多是在比他年纪更大的北市老人那里听到的,并凭借听说与理解,创作了不少老北市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的美术作品。

  李雷于1959年从丹东宽甸考入沈阳的鲁迅美术学院,“山沟里爬出来的穷学生来到繁华的大城市,第一件事就是选热闹的地方去开开眼。 ”李雷还记得,他对中街、太原街那样的商业区不是特别感兴趣,反而是“杂把地儿”北市场印象最深。

  那时流传着一句话,“没到过北市场,就相当于没到过沈阳。 ”李雷认为此名不虚。“我第一次去北市场,摔跤场里正在举行比赛,我站在外层,踮着脚,向上跳,往里看……那个摔跤手真厉害,一下就把对手给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

  半个世纪之后,北市场的旧场景还在老人的脑海里深深镌刻,“杂耍、摔跤、唱戏的、魔术、熏肉大饼店、包子铺、烤鸭店、小吃摊、杂货儿……”这让年轻的李雷大开眼界,而李雷听比他年纪更大的老师和长辈介绍,到那时,北市场的热闹已经持续了20多年了。

  史料记载验证了李雷听到的“传说”,而这里,甚至可以找到日后沈阳不少行业发展的雏形,尤其一些休闲和服务行业大多起步于此。

  1918年,奉天剧场亦称奉天座(后民族电影院),在市府大路三段十间房落户,建筑面积达400多平方米,但这里一度专门上映日本电影、日本话剧。专为日本人服务,直到解放后才改为民族电影院。

  1919年10月,北市场有了沈阳城最早的浴池——登瀛泉浴池,与随后建成的“连奉堂”、“会兰亭”及铁西的“奉大”,共同成为沈阳四大浴池。

  1920年春,奉天当局再次划定北市场区域——南临后市府大路,背靠黄寺路,西与南京街毗邻,东沿作颂里、华丰里,其间包括十八经街、十九经街以及这两条街与二十六纬路的交叉地带,总面积为0.47平方公里。

  此后,北市场西部商埠地域界内兴建了奉天纺纱厂,北市场的黄寺路后边(今和平区总站路35号一带),创办了惠临火柴有限公司,生产麒麟火柴,让民族工业扬眉吐气。北市场创建的大观茶园(后来为辽宁省青年剧场),是辽沈地区最早的剧场,建成后每天演出早晚两场戏,一些达官显贵是该剧场的座上客,其中比较知名的是奉系军阀吴大帅(吴俊升)的五姨太是看“蹦蹦”的常客,被人称为“蹦蹦”迷。在大观茶园演出名角不计其数,这是沈阳人热衷戏曲的最早渊源。

  从“北市记忆”到东北文化产业示范区

  应该在这样的地方多留下些历史的痕迹,让沈阳人有个可以回味城市历史的地方,不要让它的历史味儿越走越远。

  和平区政府于4月26日起面向社会征集老故事,老照片,希望能够反映北市的风貌。 5月15日,800余张北市老照片、5000余幅油画、20余张老地图成为沈阳市和平区政府第一批“寻找北市记忆”征集活动的成果,这意味着北市场的概念性规划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可以期盼,一份“沈阳北市场”规划蓝图将于不久呈现在沈阳人面前。

  而概念性规划是指介于发展规划和建设规划之间的一种新的提法,它更不受现实条件的约束,而比较倾向于勾勒在最佳状态下能达到的理想蓝图,强调思路的创新性、前瞻性和指导性。

  怎样才是北市场的理想蓝图?每个沈阳人心中都有一个北市场。沈阳和平区本着“大概念、大品牌、大文化”的发展理念,委托清华大学规划设计院全面规划新北市。规划中的“新北市”将突出“北市场”历史文脉及功能定位,恢复北市与太原街、中街相呼应的市级商业中心地位、综合黄金文化商圈,构建具有浓郁关东风情、展现民族大团结及文化旅游特色的中心商业区。同时,“新北市”还将结合和平区国家文化与科技融合产业示范基地的整体规划,合理定位“北市场”未来发展的新蓝图,将北市场打造成中国·东北文化产业示范区。

  整体规划改造后的北市文化商贸特色街区将引入休闲娱乐、古玩字画、花鸟鱼虫及民间工艺等民俗文化商业业态,形成集老字号特色餐饮、传统民俗文化特色商业、民俗展演、庙会商业、特色旅游产业为一体的城市品牌。

  李雷的期望却很简单,“住的地方应该改善,青砖灰瓦的街道却应该保留,现在的高楼不少了,足够了,北市场是沈阳比较特别的地方,历史悠久,在全国都知名,我认为应该在这样的地方多留下些历史的痕迹,不要让它的历史味儿越走越远,让沈阳人有个可以回味城市历史的地方,也让外地慕北市场之名而来沈阳的人,有个可以寻到城市深厚底蕴的机会。 ”。

  记者 经淼文并摄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