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遭“野蛮女友”频繁殴打 他急了

  (记者 康晓潺)不许抽烟、不许喝酒,不许与其他女性说话,多看一眼也会挨骂被打……

  朴某以这种方式深爱着同居的男友黄某。黄某最终接受不了,在一次酒后,他冲向朴某……

  恐男友变心 她举家来沈

  2011年3月,52岁的女子朴某和44岁的黄某在黑龙江相识,11月初,两人开始同居。

  朴某因为丈夫出国打工,内心空虚,视黄某为真爱。“她发现我初恋女友也在黑龙江,虽然早就分手了,但一直对我不放心。”黄某多次解释无果,因为朴某比他身材强壮,他每天都会受到朴某的责骂甚至殴打。

  黄某说,女友脾气倔强,但爱他是真心的,就怕他离她而去。“她觉得我比她年龄小,不放心。”

  2012年4月1日,朴某决定放弃原有的家庭,她变卖了家中的财产和田地,带着80岁的父亲和黄某来到沈阳,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让黄某断绝与前女友来往。

  男友:她动不动就打我

  到沈阳后,朴某对黄某更加严格,比如:在大街上黄某不能看女性、从不允许他与女性往来,她还控制黄某每日的零花钱……

  “她经常骂我甚至打我,多时一天四五次。”黄某说,自己每次抽烟喝酒都得瞒着她,要是被朴某闻到身上有烟味,他这一天就得在不停的训斥声中度过。

  黄某回忆,一次逛街,“她看到我向对面瞅了一眼,当时就骂我老不正经还打我,回家还骂个不停。”黄某心里委屈,他觉得走路时随便四处望望很正常,但为了避免再次挨骂,从此,他养成了低头走路的习惯,不敢抬头。“抬头就会挨骂。”

  因爱生恨 他将“爱人”杀害

  4月23日,黄某再次被骂,原因是蹲在厕所里偷着抽了一根烟。

  “她是爱我的,我也知道。” 黄某表示,但朴某这种爱实在叫他有些忍无可忍。

  “每天都被骂,我真的觉得这生活没啥意思。”黄某也想过离开朴某,但自己的户口簿、身份证等证件都被朴某藏起来,“我兜里多时也只有2元钱,没处走啊。”此外,黄某还曾被朴某恐吓称,如果离开家就会伤害他的亲属。

  4月23日10时许,黄某觉得已经被骂得颜面无存,“当时我很生气,但不敢还口,就出门喝了些白酒,能有一斤多。”喝完酒回来,他就预料到还会被骂,“我当时兜里揣了一把削土豆的尖刀,就是想吓吓她。结果我回来后,她骂得越来越凶,当时我也是喝多了,就拿出刀捅了她两刀。”

  黄某说,捅完后他顿时感到了解脱。“但我也很后悔,要是再忍忍就好了。她腹部、后背全是血,躺在炕上不动了。”事发时朴某父亲就在现场,阻拦不住,他拨打了110报警。

  对女友行凶后 他吞降压药

  得知有人报警,黄某没有逃跑,“这回她死了,我活着也没啥意思。”黄某见到桌子上有两瓶降压药,就吞下企图自杀未果。

  12时许,警方赶到现场时,朴某由于失血过多已经死亡。目前,黄某已被刑拘。

  昨日,沈阳市于洪区看守所里,黄某给人的印象是:瘦小、老实、胆小、不善言谈。

  民警说:“我们也没想到他会杀人,在审讯室询问的声音大了他都会哆嗦。”

  记者问黄某“在看守所待了这些天,有什么话想说”时,黄某回答:“我也爱她(朴某),但求一死。”

  辽宁诚铭律师事务所秦大军认为,如果是纠纷长期存在,加害方黄某可被确认为长期受到虐待,会适当减轻加害方惩罚。

  犯罪嫌疑人黄某,想起当时杀人的一幕,很是后悔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