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农民工遭狗咬 想教训狗被人打昏迷

  一条拴在路边的大黄狗,将路过农民工咬伤,因无人承认是狗的主人,农民工打算将其牵走。这时冲出来3名男子,一个人还光着膀子,他们手持镐把,将俩农民工一顿暴打后逃之夭夭。

  目前,俩农民工一人颅骨骨折、一人左腿两处骨折,因为无钱,一个在宿舍躺着,一个回老家医院治疗。警方正在调查此案。

  农民工买菜被狗咬伤

  5月1日下午两点半左右,在甘井子区公安局附近一处工地打工的陈杰和张占青,去辛寨子大辛市场买点小葱、小白菜,准备蘸酱吃。“当天是过节,我们放假,就出去逛逛。”来自吉林省梅河口市的陈杰说。

  市场里人很多,42岁的陈杰在市场外一处水果摊前,看水果价钱,这时突然蹿出条狗,一口咬在了他的右大腿,当时咬了一个筷子粗细的洞,血都冒了出来。“狗浑身都是黄的,半米多高,是条成年狗,咬人之前一点没叫。”陈杰说,被咬后,他才发现这条狗脖子上套了个约一米半长的铁链子,铁链子的另一端拴在路边的铁桶上,除了铁链子外,没有其他措施去防止狗咬到路人。

  陈杰说,大黄狗附近就是一家食杂店,他就让张占青进去问问狗是谁家的,结果张占青回来说,对方不知道。他不甘心,就自己进去问,食杂店内有一个女子在卖货,屋内还坐着四五个男子。

  “我问狗是不是她家的,她说不是。 ”陈杰说,出来后,他问狗是谁家的,也没人承认,就去解狗链子,准备将狗牵走,这时大黄狗还在叫,要咬人,张占青就在附近找了个棒子,上去打狗。

  仨男子冲出将两人都打骨折

  陈杰说,就在他和张占青牵狗要走时,三个男子突然从市场内冲了出来,手里都拎着镐把,其中一人还光着膀子。“上来就给我一棒子,我本能地抬左胳膊一挡,打在了胳膊肘上,随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杰说,他被打昏在地,究竟被打了多少镐把,自己都不清楚。

  看情势不妙,张占青拔腿就跑,但只跑出几米远,就被对方追上,抡起镐把就砸在他的头上,他也应声倒地,昏了过去。三男子行凶后,扬长而去。

  过了一会儿,陈杰苏醒过来,报了警,然后打电话向工地的经理求救。“警察来了,到食杂店问狗是不是她家的,对方说不是,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陈杰说,做完笔录后,他和张占青被经理送到大连大学附属新华医院治疗。

  经检查,陈杰左腿的胫骨和髋骨都有骨折,张占青则是颅骨骨折,都需要马上做手术。

  无钱治疗只能回宿舍躺着

  昨日上午,记者在工地宿舍见到了陈杰。他躺在床上,右腿上被狗咬过的洞还清晰可见,左胳膊肘有些乌青。

  医生要求马上手术,可陈杰为何躺在宿舍?“我这是没钱,只能回来躺着。 ”陈杰说,他在工地打工,一天120元,刚干了两个多月,工地是到年底一起开工资。出事后,工地经理拿了5000块钱给他和张占青治病,因为后者病情重,拿去了3000元,他只有2000元的医疗费,结果只住了一天院,因为没钱,他就回宿舍养着。“医院说,做大腿的骨折手术要交1万元押金,我哪来的钱啊? ”陈杰说。目前,陈杰仅买了点接骨的药服用,因疼得厉害,他就吃点止痛片,什么时候疼,就吃4片。

  5月4日,张占青也因为没钱无奈出院,随后家人将其接回黑龙江省依安县的老家医院治疗。“孩子脑袋内有两个血块,还有水肿,大夫说应去大城市的医院做手术,把淤血清除,但咱也没这个钱啊! ”张占青的母亲说,儿子这些天病情加重,不仅走不了路,说话也含糊不清,目前治病的钱都是从亲友那里借来的。

  警方正在调查此案

  昨日,记者来到大辛市场的案发地,陈杰提到的那家食杂店是个简易房,仅墙上写着“食杂店”三个字,连名字都没有。但是昨日这个食杂店落下了卷帘门,处于停业状态。

  附近一位摊贩说,这个食杂店一直营业,只有昨天关门,可能主人有事儿,没过来。

  但对于当日陈杰两人被打事件,附近的一些摊贩都面有异色,纷纷回避。“当天是过节,人特别多,就看这围着一群人,不清楚里面是怎么回事儿,后来看到有一个人被抬了出去,用出租车拉着去医院了。 ”

  拴在路边的大黄狗是谁家的?对此,附近摊贩都说“不知道”。“狗把我们咬了,不认错,还出来打我们,这也太嚣张了。 ”陈杰说,他现在迫切希望能找到行凶者,要到钱给自己和张占青治病,“我是腿骨折,现在还断着,因为没钱接不了;张占青更严重,脑袋内有血块,要是再耽误下去,人估计都要完了。 ”“如果是野狗可能不好找主人是谁,但狗就拴在路边,主人一定就在附近,查找起来应该不会太难。 ”陈杰认为。据他回忆,在低头解狗链子时,瞥见食杂店内的女子在打电话。

  昨日,辛寨子派出所负责此案的民警表示,俩人被打事件,警方正在调查中,其他事情不便透露。

  特别报道组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