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母亲逼她做人流 怀孕4个月的她要流浪到何时?

  

  对于未来,史颖姝很茫然

  昨日下午4时许,网友@韩文龙发微博说:“ #冷暖人生# 就在沈阳刚刚昼如夜、阵雨来袭时,发现公司门外有一位妇女光着脚坐在地上。同事攀谈获知女子离婚,怀孕四个月说家里不让回……@沈阳晚报”

  记者27日18时来到于洪杨士的瑞士风情小镇售楼处门前。此时,该女子靠在背风处瑟瑟发抖,手里拿着售楼员给她的热水,身边是一大包不合时宜的衣物。她告诉记者,这些衣物有的是捡来的,有的是好心人赠送的。很多人同情她的遭遇。

  怀孕的她在外流浪半个月

  她叫史颖姝,今年34岁,是铁西区人。今年4月5日刚刚离婚,而肚子里还有一个4个月大的孩子,是她和前夫的。

  “和前夫在河南离婚后,我就回到了沈阳。我在沈阳有低保,有个廉租房,还有个老母亲。可是13日,妈妈把我从家里赶了出来。不给我身份证,也不给我钱,不希望我要这个孩子。而我真心想要这孩子,于是和妈妈产生争执。我妈逼我做人流,现在我没有办法回家了……”说着说着,史颖姝流下了眼泪。

  躲避母亲至今还不敢回家

  史颖姝告诉记者,除了躲避母亲外,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她管不了那么多,就是不想做掉这个孩子。“我和前夫于2007年8月结婚,期间生过一个女孩,但归了前夫。期间多次做过人流,我的岁数大了,如果不生这个孩子,怕以后再也不能要孩子了。前夫的态度很明确:‘我不负责。’而母亲不要这个孩子的理由也很充分,家里承担不起。如果我要了这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个黑户,连政府给我的低保金和廉租房都要取消。”

  没有办法,史颖姝只好选择逃避。拖着4个月的身孕,靠着讨饭生活。天冷了,就在暖和的地方呆一宿。记者劝她好好地和母亲谈谈,她连忙摇头。临走还嘱咐记者,“不要告诉母亲我在哪儿,不然,孩子就保不住了。她就是想逼我回去……”

  马上就“五一”假期了,当家人团聚时,史颖姝可能还要流浪街头。

  记者 陈扶宜 摄影 孙海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