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骑车摔断腿僵卧水坑 快绝望时一辆白色夏利停下

  

  多亏夏利车上的两个人,否则老姜的腿就保不住了

  老姜看了医院大门的监控视频,但是看不清车牌号

  一动不敢动,老姜半躺在冰冷的水坑中,看着身边一辆辆车、一拨拨人渐渐远去,他的心拔凉拔凉的。

  4月25日,苏家屯居民老姜骑车摔倒,当场大腿骨折。在雨水中挣扎了半个多小时后,一辆救命小轿车停下,车内两男子将其抬起送进医院,等到家属来后悄悄离开了。“这么多人,就他俩不怕沾包儿赖,如果没有他俩,我这条腿就废了。我一定要找到他俩,好好谢谢救命恩人!”

  僵卧水坑无人帮 心拔凉

  25日一直下着雨。12时40分,家住苏家屯的老姜归心似箭,骑着自行车一路飞驰,眼看就到浑河大桥了,正赶上路边施工,坑坑洼洼,积了不少水。临近大桥,前面驶过一辆运石子的大货,不时掉落几颗石子。刚巧,一颗拳头大的石头掉下来,老姜为了躲避石头,来了个急转弯。地面湿滑,车轮急速扭转,自行车瞬间失去平衡,他重重地摔在一个水坑里。老姜躺在泥水中,腿部剧痛动弹不得,估计是骨折了。怕影响伤腿,他一直保持着摔倒的姿势,躺在冰冷的水坑里。

  虽然不是主干道,也有车辆与行人来往。有人从老姜身边路过,只是瞥一眼,又匆匆走远。有人停下想帮忙,可看看旁边的自行车,再看看龇牙咧嘴的老姜,迟疑的手又缩了回去。据老姜回忆:“路过的车辆也有十多辆,有的明显放慢了速度,我多么希望有谁能停下来,帮我一下啊!可是一个都没有,哎!”

  白色轿车停面前 施援手

  躺了半个多小时,老姜的心拔凉拔凉的,渐渐地,意识有些模糊了。正当老姜快要绝望之际,一辆白色小轿车停在面前。副驾驶座位的男子摇下车窗:“这是咋了?怎么坐这儿啊?”老姜痛苦地告知了实情,车上两人马上下车扶起老姜。

  两人不顾老姜身上的泥水,把他抬上车,并将后座放平,让老姜保持身体平躺。司机担心他晕过去,不停地和他说话:“哥们,手还能动吗?赶紧给家人打个电话,让他们直接去医院吧!苏家屯区中心医院。”

  13时35分,车停在了苏家屯中心医院门口,司机下车找来一辆病床车,将老姜抬下车。这时,老姜的家人赶到了,几人忙前忙后,把他推进急诊室。经诊断,老姜左腿骨折,医生说需要往里穿钢钉。“幸亏送来得及时,不然就耽误了。”

  这时,老姜突然想起了刚刚送自己来医院的两个兄弟,但没影了,问家人,家人说:“不是你工地的同事吗?”等到再回医院门口找才发现,连人带车已经离开了。

  说啥要找到他俩 当面谢

  26日下午,记者来到苏家屯区中心医院,老姜左腿肿得快赶上腰粗了,小腿由钢架固定,起身都很困难。听说记者采访,屋里的其他病人家属都拥过来:“大好人呢,能遇见这两个人真是幸运,不然这腿就毁了!”“能找到他们吗?我们都想见见他们。”

  老姜特别想找到这两位好心人,可当时情况危急,没留意太多细节,只记得两人大概40多岁,身高1米70左右,其他相貌特征记不起来。记者和老姜家人一起看了医院大门的监控视频。画面很模糊,看不清楚车牌,只能确定是一辆白色夏利轿车。两人一个人穿着蓝黑色夹克,帽衫,胸前有几道彩条,另一人身穿西服外套、牛仔裤。

  老姜谈到二人,眼睛微微泛红:“费多大劲我也要找到这两个人,如果不是他俩,我的腿就完了!我一身泥,给人家车里弄得特别脏。找到他们,我一定好好谢谢他们。”

  如果有人认识这两位好人,请拨打热线电话88607000。主任记者 崔平 实习生 吕晴 摄影 王大局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