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闫善龙,失散52年的妹妹在找你

  

  哥哥闫善龙(左)和大姐的老照片

  “我已快退休了,哥哥今年应该56岁了。我现在想找到他,不为别的,就是想叫他一声‘哥哥’,而且想让他知道,他还有个妹妹一直在惦记着他……”4月17日,市民黄丽(化名)向本报求助,希望能帮她找到失散了52年的亲哥哥。

  被送人时她还不到两周岁

  黄丽称,她是1958年出生的,还没满月时,父母便由于特殊原因双双入狱。当时,她和比她大2岁的哥哥,只能由20岁的大姐照顾。大姐当时还没有出嫁,也没有太多收入,而且家里除了她和哥哥外,还有一个小哥哥需要抚养,因此姐姐的负担很重。由于过早地离开了母亲,黄丽的身体一直很虚弱,不但骨瘦如柴,而且还经常生病。在她1岁多时,有一次得了病,由于没钱看,已经奄奄一息。当时,邻居家有一对夫妻没有小孩,看到小黄丽的状况,感觉很可怜,便拿出钱来,让黄丽的姐姐带她去看病。最初,那对夫妻只是想挽救一条小生命,后来得知自己不能生育后,夫妻俩便萌生了收养黄丽的想法。最终,经周围邻居“牵线”,黄丽在不到2周岁时,被送到了养父母家。

  27年前四处寻亲没有结果

  养父母只有黄丽一个孩子,一直视她为己出,不但疼爱有加,而且非常重视对她的教育。在20世纪60年代,黄丽养父母的收入都不低,因此她的家庭条件比很多同龄孩子都要优越,她的童年也过得非常幸福快乐。1985年,养母突然患病瘫痪。在病床上,养母亲口告诉黄丽,她是被抱养的。老人担心自己和老伴去世后,黄丽自己太孤单,因此希望黄丽去寻找她的亲生父母和哥哥姐姐。此后,养父母不但告知了她亲生父母的姓名,而且还把姐姐和哥哥的名字也告诉了她。

  1985年,黄丽回到自己家原来的住址多方打听,并从邻居那里了解到,自己的父母都已经去世,姐姐也在1963年因为难产而死。本来,她想通过姐夫找到自己的哥哥。但后来得知,姐姐难产时生下了一个孩子,为了照顾孩子,姐夫已经续娶,而且没有告诉孩子亲生母亲的死讯。为了不扰乱姐姐孩子的正常生活,她放弃了寻找亲哥哥的念头。黄丽说,当时她没有继续找,还有一个原因,是自己刚参加工作,也刚结婚,家里条件很一般,她不想给哥哥添麻烦。

  偶得哥哥照片再动寻亲之心

  1989年,黄丽的养母去世,2005年,养父也因病去世。没有了“娘家人”的黄丽,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姐姐的一位同学,姐姐的同学向她提供了珍藏了近50年的几张黄丽姐姐的照片。在其中一张照片上,黄丽看到了自己哥哥的身影。从照片看,黄丽的哥哥当时也只有四五岁大,五官匀称,长得很清秀。此后,黄丽想要找到哥哥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但她想了很多办法,却始终没能找到。最终,她决定向本报求助。

  黄丽称,她了解到,自己的亲生父亲姓闫,哥哥小时候的名字叫闫善龙,小名叫二胖,应该是1956年左右出生的。她最初的家位于南市场附近,她没有被送人前的名字是闫洁。

  采访的最后,黄丽一再表示,她现在已经快退休了,家里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衣食无忧。自己找哥哥没有别的目的,就是想让哥哥知道,还有一个亲妹妹一直在挂念着他。

  如果您是闫善龙本人,或者您能找到闫善龙,请拨打本报热线电话88607000,让我们一起努力,早日让失散了52年的兄妹俩重逢。本报主任记者 刘强 摄影 沈生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