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央视曝光工业明胶制成药用胶囊链条 吃药还是服毒?(4)

  “毒”胶囊通关记

  第1关

  皮革废料是如何变身的——

  漂洗过后,碎皮子又白又嫩

  在河北学洋明胶厂,记者目睹了整个加工过程。这些又脏又臭的碎皮子经过脱色漂白和多次清洗等一系列工序处理后,变得又白又嫩,看上去跟新鲜动物皮原料没什么两样。

  宋训杰说:漂完了以后,你看不出是鲜皮蓝皮来,鲜皮洗完也是这样的。在熬胶车间,清洗后的皮子被放入这口直径达三四米的熬胶锅里熬成胶液。记者注意到,正在熬制的皮子里面竟然还夹杂着类似口罩什么的其他异物。宋训杰不以为意:里面脏东西啊熬完胶以后都清出去了,有没有脏东西没关系。熬出来的透明胶液,再经过浓缩、凝胶、干燥、粉碎等工序,就摇身一变,成了淡黄色的所谓“蓝皮胶”。

  原来,在浙江新昌儒岙镇被用来加工药用胶囊的白袋子明胶,实际上就是使用这种又脏又臭的“蓝矾皮”生产的工业明胶。宋训杰也承认, “蓝皮”铬不用化(验),肯定超标。一般会超标十五六倍。

  第2关

  “白袋子”可不好买——

  买前须签合同承担责任

  在包装车间,记者注意到,这种工业明胶被分别装入两种包装袋,一种包装上赫然印着“工业明胶”的字样,另一种包装上则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产品标识。同样的明胶,最后被套上了不同的包装,标明工业明胶的卖给各种工厂作为工业粘合剂,无任何产品标识的白袋子胶,则卖到浙江等地的胶囊厂加工药用胶囊。

  江西省弋阳县龟峰明胶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明元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他们厂使用“蓝矾皮”生产的工业明胶也是通过白袋子包装,大量卖到新昌县儒岙镇用来加工药用胶囊,客户多达上百人。

  在明知这种白袋子明胶卖到胶囊厂是生产药用胶囊的情况下,这家厂竟然还专门拟定了一个工业明胶购销合同,并在合同中声称,厂方提供的明胶为“蓝矾皮”加工的工业明胶,不得用于食用和药用,购买方如违反则承担完全责任,提供产品的厂方不负任何责任。李明元说:要不就不买,要买就要签合同。据他透露,在浙江新昌县,业内使用工业明胶生产药用胶囊的现象非常普遍。他还说:前两年反正也不讲什么蓝皮不蓝皮,在新昌我专门有个经销部,当时全国都是用我的这种胶。

  第3关

  胶囊厂家这样生产——

  废料扔进锅 不检测就出厂

  那么,这种采用工业皮革废料做出来的工业明胶,又是怎么加工成药用胶囊的?

  胶囊作为药品辅料,生产环境和加工过程必须卫生。但是在新昌县卓康、华星等胶囊厂,记者却看到了另外一幕:人员未经消毒,便可随意出入生产车间。负责挑拣整理的工人直接用手接触胶囊。一些掉在地上的破损胶囊被扫起来,连同切割下来的胶囊废料一起回收使用。

  浙江省新昌县卓康胶囊有限公司工人透露:废料肯定是要放进去的。由于这种明胶不卫生,在溶胶调色的过程中还要加一种名叫“十二烷基硫酸钠”的化学原料杀菌去污。卓康胶囊有限公司销售经理王浩明说:明胶比较脏,然后高温之中可以,也是高温杀菌也可以的。然后就是加进去,然后把油脂什么的清洁掉。就这样,这种工业明胶,掺入胶囊废料,经过色素调色及化工原料清洁,进行充分溶解,就成了加工药用胶囊的胶液。胶液再经过半自动胶囊生产设备成型,最后通过切割整理,便加工成了五颜六色的药用胶囊。

  按《中国药典》规定,出厂检铬,但是这种胶囊没有对重金属铬进行检测,就直接包装成箱,贴上合格证出厂了。在卓康、华星等胶囊厂,竟然连检测胶囊铬含量的设备都没有。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