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辽宁仙人洞保护区狍子繁殖快只因没狼

  野猪觅食、松鸦洗澡、狍子饮水……为了获得更详尽的资料,辽宁仙人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购置了20台红外感应摄像机,并于2月中旬安装在保护区野生动物经常出没地带,摄像机放置后,野兔、狐狸、狍子等野生动物一一在镜头前露脸,并且首次拍摄到野猪觅食的场面。此举结束了保护区野生动物没有影像的历史。

  4月10日,记者跟随科研人员进入保护区的核心区调取监测信息,听他们讲述保护区野生动物的发展经历。记者了解到,在没有狼等天敌的情况下,保护区内的狍子肆无忌惮地繁殖,长久下去,不利于种群发展。

  保护区首次发现野猪

  辽宁仙人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庄河境内,保护区科研所的王云锁所长告诉记者,他们科研所共有8人,每年在保护区内进行野生动植物资源的调查。为了获得野生动物种类、数量、种群分布等详尽信息,保护区今年购置了20台红外感应摄像机,安装在保护区的车洞沟、鹿圈沟、塔石沟等野生动物经常出没地带,摄像机可以进行24小时不间断的红外监测。

  王云锁介绍,摄像机放置后,收获不小,野兔、狐狸、狍子、松鸦等野生动物,都一一在镜头前露脸。 2月26日凌晨1点,安放在塔石沟的摄像机还拍摄到了野猪觅食的画面,录像显示,这头长着獠牙的野猪,晃晃悠悠地在一个山洞前觅食,结果被摄像机拍个正着,镜头中这头野猪不停地变换位置,结果屁股、侧身、正脸……全都被拍了个遍,也许是注意到了摄像机,结果还被拍到了一个面部特写。这头野猪距离摄像头最近时,仅有七八米远。

  野猪又名山猪,偶蹄目猪科动物,在不少国家,属于濒危物种。大部分的野猪体重在80公斤-100公斤,保护区科研所的李东良通过影像资料,初步判定这是一头雄性、体重近100公斤的野猪。“之前有村民多次反映说在山上见过野猪,但一直没有证据,保护区的工作人员也没亲眼见过。 ”王云锁告诉记者,这也是仙人洞保护区首次发现野猪。

  王云锁告诉记者,目前距摄像机安放已有两个月的时间,他们每隔一个星期就要到现场调取一次监测信息,而上一次调取正好在一星期前,由于4月9日天色已晚,无法上山,于是科研所的工作人员邀记者第二天一起上山。

  长有双角的狍子被拍到

  4月10日上午8时许,记者跟随科研所的于立敏、宋立东深入保护区的核心区调取监测信息。这一天,山上的雾气非常大,视力所及不足50米。走进仙人洞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最令人为之震撼的是高大浓密的赤松、栎树混交林。如此高大挺拔的乔木,有些竟然生长于陡峭的悬崖峭壁之上,如一面巨型屏风在视野中展开。于立敏告诉记者,保护区内的赤松林面积为400公顷,是亚洲面积最大的赤松林。

  于立敏介绍,20部红外感应摄像机的位置都不是胡乱安放的,以为野生动物大多在人迹罕至的区域活动,为此他们挖空心思在保护区内选取了20个安放点,有的安置在河道水源处,有的放置在天然背风场……“摄像机的放置地点属于保护区核心区的核心区。 ”记者跟随两名工作人员首先来到鹿圈沟查看几部摄像机是否有收获,遗憾的是,并没有拍到野生动物活动的场面。

  随后,工作人员又来到塔石沟,当初拍到野猪觅食画面的摄像机被安放在一座坡度非常陡的山上,半山腰有一个巨大天然山洞,这是一处天然的避风场,摄像机正对着山洞安放。记者跟随两名科研人员跌跌撞撞地爬上半山腰。“别看我们上山费劲,可这个坡度对于野猪、狍子等野生动物来说,就像我们走平地一样。 ”宋立东指着旁边一道几乎与地面垂直的山坡说,“那就是一条狍子经常走的路。 ”

  调取监测信息的结果令人遗憾,“自从上次拍到野猪后,野猪再也没来过这,野猪的嗅觉非常灵敏,稍微闻到一点不同寻常的味道,就会很警觉,也许就不再来了。 ”科研人员正在考虑调换摄像机安放的位置。

  随后,两名科研人员又来到塔石沟区域内的一处水洼,此前这里曾有动物活动过的迹象,于是他们也在这里安放了摄像机。刚一靠近,工作人员立即发现这里曾有野生动物到访过,于立敏指着几块被翻开不久还没干透的泥土说,“肯定是被动物拱的,不是狍子就是野猪。 ”随后摄像机画面显示4月9日早上7点多,曾有一头长有双角的狍子到这里喝水,狍子喝水时异常警觉,不住地四处张望,一分钟后离开了摄像头的监测范围。科研人员初步判定,“这是一只公狍子。 ”

  没有天敌不利种群发展

  科研所的李东良从保护区成立之初便工作在这里,30多年的时间里,他的足迹几乎遍布保护区的每一个角落。李东良告诉记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仙人洞区域内各种野生动物的种类和数量都非常多,“野猪、狼、狍子等经常能见到,后来由于没有保护意识,村民捕猎现象严重,导致各种野生动物的数量急剧减少。保护区成立之初,体型稍大一些的动物几乎都见不到了。之后经过十多年的休养生息,狍子等野生动物才再次出现,2000年以后,保护区内各种野生动物的数量迅速增加,狍子、野兔、野鸡等随处可见。 ”“各种野生动物数量增加是好事,可这里面也存在隐患。 ”李东良说,目前保护区内狍子数量非常多。记者也注意到,两个月来,狍子被录像机拍下的次数最多。李东良介绍,狍子又称矮鹿、野羊,草食动物,是东北林区最常见的野生动物之一。“野生狍子繁殖速度较快,而目前保护区内又没有狼等狍子的天敌,肆无忌惮地繁殖,缺少了自然界优胜劣汰的残酷竞争,不利于种群发展。 ”另一方面,当狍子的数量发展到保护区内的食物难以为继时,狍子不得不向外界扩张寻找食物。

  近两年来,在保护区边缘的二道沟及外围夹皮沟等区域内,野生动物毁坏农作物的事件时有发生。“不少村民和我们反映,自家的农作物被野猪、狍子等祸害了。比如二道沟的一位村民家里种了不少果树,而狍子最爱吃果树的花,于是经常到果园里偷花吃,导致果树减产,村民遭受经济损失。此外,夹皮沟多位村民反映自家田里的地瓜、玉米被野猪偷吃。 ”

  对于狍子的天敌——狼,李东良表示,目前在保护区内并未发现。李东良告诉记者,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仙人洞区域内生活着很多狼,后来因为种种原因绝迹了。去年,在保护区不远处的英那河上游,有村民上山采蘑菇时,称遇到过狼,但并未得到证实。

  保护和开发间寻求平衡

  “保护区总面积3574公顷,分为核心区、缓冲区、实验区三个部分,冰峪沟旅游度假区就位于实验区。 ”说到旅游,保护区宣教处的处长孟庆义眼神里闪过一丝忧虑,“保护区比较特殊,1981年建的保护区,1986年建的旅游度假区。一方面要搞保护,尽量不让人进来;一方面又要搞旅游,尽量多吸引人进来。 20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这个矛盾中挣扎。 ”“核心区是绝对不允许游客出入的,但是实验区里一年要接待几十万游客,总会有那么一些好奇心比较强的人,偷偷往核心区里钻。 ”李东良说,受游客的这种行为影响最大的当属鸟类中的“战斗机”——金雕。

  据介绍,金雕已被列入中国国家I级重点保护动物,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仙人洞金雕数量较多,有时甚至飞出来“偷”老百姓家里的猪和羊,但目前仙人洞金雕的数量也已经非常稀少了。李东良告诉记者,“金雕是一种高度警觉的猛禽,它只生活在人迹罕至的山地森林里。其实它并不怕人,但是,它却害怕人类伤害它的幼鸟,所以人类一出现,它们就会搬家。 ”目前,保护区内有4个金雕弃巢,其中一个与冰峪沟旅游度假区相隔不远,“或许是因为旅游区人来人往,金雕不得不搬家。 ”

  李东良说,“更让人担忧的是,有些游客还在这里随意采摘野花、野果、野菜、蘑菇等。要知道,这些东西都是野兔、野鸡、松鼠等小动物的口粮,山里闹起‘粮荒’,小动物数量锐减,处于食物链顶端的金雕自然便受到了冲击。 ”保护区管理局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用围栏将核心区完全圈起,“现在游客闯入核心区的现象几乎没有了。 ”“很多人认为,保护区里搞开发是件危险的事情。没错,确实很危险,搞不好就会把保护的物种破坏掉。 ”孟庆义说,“我们当初是没办法,被动接受了保护区与旅游度假区并存的现状,但是经过这20多年的摸索,从没办法慢慢就变成有办法了。我们和旅游度假区是两家单位,他们想通过旅游创造经济效益,我们不反对。但是有些会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的项目,我们也敢于不批。只有严格把握住这个底线,才能让保护和开发共存。” 记者佟亮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