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工程造价
沈阳工程造价
 
招标服务业绩
本溪广播电视大厦工程。
本溪市博物馆工程。
本溪市传染病医院一、二期工程。
溪湖区人民检察院技侦综合楼工程
本溪市育才学校装修工程
公交公司周边棚户区改造工程。
咨询服务业绩
北联路地下商场工程
大河综合批发市场改造工程
银泽家园工程
大峪新区工程
溪湖解困工程
群胜住宅小区工程
公安大厦工程
市政府住宅工程
开元大厦工程
司法鉴定业绩
天信花园工程
汤沟风景区工程
华厦花园0#楼、18#楼工程
大峪小学工程
平山区第二实验小学操场改造工程
明兴商住广场V号楼
 
沈阳工程造价

孩子得了急性化脓性脑膜炎 脱离危险后家属失踪

  躺在大连市中心医院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的病床上,18岁小伙刘欢仪发呆的目光中尽显无助,虽然已经被医生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但被家人抛弃的痛苦经历,在他心里始终是个过不去的坎儿,当记者问他是否想妈妈时,刘欢仪流下了眼泪。

  3月24日,刘欢仪突发急性化脓性脑膜炎,被母亲和舅舅送到医院。经过抢救后,他脱离了生命危险。病情刚见好转,母亲与舅舅却突然“失踪”。尽管医院多次拨打电话,但家属始终没能再露面。

  持续高烧,小伙生命垂危

  3月24日,高烧3天的刘欢仪意识逐渐变得模糊,母亲和舅舅于当晚11时左右,将刘欢仪送到大连市中心医院。

  医生检查发现,刘欢仪的病情十分严重,人已经昏迷不醒,立即将其送到急症重症监护室。

  经过进一步检查,医生确诊刘欢仪患的是急性化脓性脑膜炎,转入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后,医生为其做了微创手术,将刘欢仪脑室中的脓液抽出,足足抽了20ml。经过紧急救治,刘欢仪的病情逐渐好转。

  病情刚好转,家属却消失了

  令所有医护人员没有想到的是,送他来的一男一女却不知去向。“我们想向家属说明一下孩子的病情,但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人。”神经内科重症监护室副主任彭道勇告诉记者,手术当天,自称是刘欢仪母亲和舅舅的人,一直守候在手术室外,并且缴纳了2万多元钱的医药费。

  术后,那名女子还要见见儿子,由于刘欢仪需要休息,医生让其次日再见,没想到两人却不辞而别。“这小伙太不幸了,刚来大连打工一个多月就得病了,现在家人又不见了。”彭副主任说。

  医护人员立即将情况向医院领导作了汇报,由于刘欢仪的病情还不是很稳定,尽管已经拖欠医院医疗费,但出于救人考虑,医院领导作出决定,继续为刘欢仪治疗。“虽然没家属,我们也不能不管这个孩子,他也知道妈妈和舅舅走了。”彭副主任表示,医院已经给刘欢仪的妈妈、舅舅、姨妈多次拨打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关机,家属的这种态度使医院很受伤。目前,随着抗感染治疗的不断推进,刘欢仪不久就会转入普通病房,那时就需要有人照顾,但家属却始终不露面。

  提到妈妈,刘欢仪哭了

  记者在病房中见到刘欢仪时,他正在输液。尽管病情有所好转,但依然要靠呼吸机呼吸。记者简单与刘欢仪进行了交流,他已经能表达自己的意思。记者问他是哪儿的人,刘欢仪声音微弱地回答“贵州”。当记者问他是否想妈妈时,刘欢仪眼角流出了泪水。也许被家人抛弃在医院深深刺痛了孩子的心,之后刘欢仪便再也不愿讲话。

  记者在住院登记簿上看到,刘欢仪老家在贵州,但具体哪个乡镇不详。彭副主任还向记者提供了刘欢仪母亲、舅舅以及姨妈的电话。“9号那天孩子的姨妈给我们打来电话,问了一下刘欢仪的情况,但也没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彭副主任说,他让孩子的姨妈将情况向其母亲讲明,现在需要家属照顾。如果因为没钱躲避大可不必,医药费的问题好商量。

  记者随后分别给3人打去电话,刘欢仪母亲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其舅舅开始不接电话,接通后并不讲话,当听到记者问起刘欢仪时,对方迅速挂断电话,并再没接听过,倒是刘欢仪的姨妈接听了记者的电话,她说前几天与孩子通过电话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自己确实无能为力。

  “孩子爸死的早,家里经济状况十分拮据。”刘欢仪姨妈说,孩子还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为了生计孩子母亲常年在外打工,哪儿挣钱多就去哪儿地点不固定。刘欢仪姨妈表示,她已经将孩子目前的情况向其家里说了,至于其母会不会来连照顾儿子,她并不清楚。记者 嘉风

    辽宁省司法厅授予的司法鉴定机构。先后被建设部批准为甲级工程造价咨询机构和乙级建设工程招标代理机构。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造价,沈阳工程预算 www.cnlnxc.com
辽宁溪城工程造价有限责任公司     Copyright www.cnlnxc.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辽ICP备12000791号    技术支持:沈阳网站制作—军成科技